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78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二十】

老實說突然這麼一下,視覺衝擊還是極強的。

黎莘怔忪的望進了那雙眸,如同望進了碎金色的海洋,只是滔浪洶湧,一時不察就會傾覆。

深淵眉心揉出兩道褶痕,催促她:

「還不動?」

黎莘這才回過神來,抿了抿唇,憋足一口氣緩緩的靠過去。

黎莘:「……」

深淵:「……」

僵持三秒後,她敗下陣來:

「你能不能閉上眼睛?」

就這麼直勾勾的瞪著她,她根本沒有辦法下嘴,頭皮都要炸了。

深淵冷笑:

「我拒絕。」

嗯,是黎莘意想之中的答案,她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她呵呵了一聲,心道大不了她眼不見為淨,就大致對準了位置,閉上了雙眸,一鼓作氣貼上去。

唇瓣觸碰到了柔軟的物體,涼意沁人,光潔細膩。

怎麼感覺有點不對?

黎莘心中狐疑,小心翼翼的睜開一隻眼睛,打算查看目前的狀況。

結果和深淵的死亡凝視撞了個正著。

他垂著眼眸,無須多做表情,都能散髮出濃濃的鄙夷意味。

黎莘眨了眨眼,將嘴唇從他下巴上挪開,握拳咳嗽了一聲:

「失誤。」

深淵面色不變,就那麼凝著她,無聲的蠕了蠕唇。

蠢,貨。

黎莘立刻看出了他的嘴型。

擦!死長蟲!

這怒意化成了一口怨氣,從胸臆直沖天靈蓋,黎莘擼起袖子(?),一把捧住他的臉,瞪著眼睛就直接親了上去。

誰怕誰?當她真是慫包嗎?

這次倒是沒有親錯位置,可當兩個人真的雙唇相接了,黎莘才想起來,她還沒來得及咬破舌尖。

一金一銀兩雙眼眸互瞪了片刻,黎莘訕訕的退了一些:

「等等,我還沒咬開。」

這次她學乖了,沒等深淵嘲諷的話再說出口,她就趕緊一狠心咬了舌尖,堵住他的嘴。

她不知該怎麼送過去,想了想還是探出舌尖,將血抹在他緊閉的牙關上,然後離開他的唇。

全程真的是心無雜念,絲毫沒有覬覦他的意思。

深淵舔了舔唇,捲起血滴咽下。

感受到身體內的血液逐漸平息之後,他直接松開手,任由懷裡的女人摔在地上。

黎莘再次感受了一下屁股開花的美妙滋味。

只不過相比於之前,她的身體沒那麼容易散架的,所以這次沒有吐血,自然懲罰不到深淵。

她恨!

這種冷漠無情,自私自大,一肚子壞水的臭男人,她詛咒他!

兩根雞兒都壞掉!

深淵還不知道自己的雞兒已經被黎莘盯上了,就算知道了,估計也只是當她說蠢話。

這種東西,他需要嗎?

他渴望的是力量,無上的尊榮,讓所有人俯首稱臣的快意。

所謂的慾望,不過是失敗者無謂的寄託吧,竟還會有人沈迷於此,真是可笑。

「接下來去哪裡?」

詛咒完後黎莘心裡舒服多了,也就不在意深淵的無禮,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小步跟著跑了上去。

「黑水湖。」

深淵目視前方,腳步沒有絲毫的停頓。

他如今的狀態,壓根達不到鼎盛時期的三分之一,因為他的「身體」,被拆分了。

他要去黑水湖找回自己的「眼睛」。

某亙:

某蛇:我不需要情慾。

很久很久以後……

某蛇:真香。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