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12章
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十七】我恨你(虐心H)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黎莘冷笑道。

魏胥偏過頭看她,一雙深邃的眸此刻混混沌沌,像是蒙著一層陰翳。

「你們女人,都這樣絕情嗎?」

他說著,攥住了黎莘的手腕。

「絕情?」

黎莘甩不開他,只能任由他抓著自己,可他碰到了自己的傷口,她不由疼的咬住唇:

「絕情的人是你才對。」

為了鐘澄馨,將她害成了這個樣子。

鐘澄馨的訂婚不過是騙騙魏胥罷了,這個女人把分寸把握的很好,讓魏胥為她痛苦,為她著迷。

一想到這裡,她就覺得悲從中來。

魏胥這樣的人,也許從來沒想過別人的感受,比如鐘澄馨,比如她。

「我絕情?」

魏胥不可置信的反問道,

「我為她做了多少事,你知道嗎?!你知道我曾經——」

「啪——」

黎莘一巴掌打斷了魏胥接下來的話,把他打的整個人都懵了。

她用的力道極大,大到連自己都有些疼痛發麻。

「魏胥,你真讓我失望。」

黎莘嘴角掛著譏諷的笑,她眼眶微紅,神情雖平靜,但終歸還是帶了一絲哀傷。

她推倒魏胥,解開了他的皮帶。

男人的巨物此刻還沒有硬挺,可看著已經尺寸頗為壯觀。黎莘不過信手滑動兩下,那玉柱就緩緩蘇醒脹大了起來。

「你要——」

魏胥慌亂的想阻止她。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黎莘扶著那玉柱,對準花穴,重重的坐了下去。

沒有潤滑,那幾乎像是撕裂了她身體一般,她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直到嘗到血液的苦澀腥味。

淚水從她的眼眶滑落下來,濡濕了他的襯衣。

「你瘋了!」

魏胥一把拉住她,本還有些暈眩的腦袋,在看到結合處那片血跡時,瞬間清醒。

黎莘沒有回答,只是在他耳邊輕聲道:

「你疼嗎?」

她的嗓音沙啞,帶了一絲哽咽。

魏胥覺得胸口處悶悶的鈍疼,而她的話語,無疑是一根尖銳的刺,刺入骨血。

他幾乎是遲緩的點頭。

黎莘直起身子,一張嬌媚容顏此刻已是清淚縱橫,那雙眼眸中的悲慟,令人揪著心的痛。

「我此你疼一千倍,一萬倍。」

「我真是可笑,為什麼要喜歡上你這樣的男人。」

「我恨你。」

她喃喃道,隨即起身,又用力坐下。

魏胥悶哼了一聲,她的下身緊致的不可思議,他到了現在才知道,這個女人,原來一直都是個處子。

「我恨你。」

她每說一句,就帶著他抽動一次。

「我恨你。」

「我恨你。」

「我恨你。」

明明本該是令人愉悅的歡愛,現在卻是淒慘不已。

黎莘的眼淚不停的從下頜滾落,炙燙溫度透過襯衫,如能灼燒他的皮膚。

玉柱在她身體里抽動,雖已經多了一絲潤滑,卻仍舊舉步維艱。她每一下都是往身體里釘釘子,魏胥看得見她的痛苦,想要停止,可他竟然反抗不了。

這樣的情況下,黎莘最後還是和他一起到了頂點。

那一刻,她在他耳邊哭著說道:

「這是你欠我的,也是我還你的。」

魏胥心神巨震。

第二天一早,黎莘果然不見了。

她所有的東西都還在,只是少了她自己,監控顯示她是在凌晨四點開車離開的。魏胥想要追查她的車,卻發現那車被遺棄在了郊外,沒有她的身影。

她就像蒸發了一樣,無影無蹤。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