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33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二十六】生情

黎莘恨不能跳起來罵延帝,可是她也明白這樣毫無意義。

她望了元延君一眼,見他低垂著雙眸不言不語,心道他必定是難受的。

「七書,莫怕,我們定能回去的。」

想了半天不知如何安慰他,她只得扶著他坐下,握了他的手柔聲道。她神色真摯,眼神又柔和,元延君緊了緊她的柔夷,彷彿在自言自語一般:

「是啊,定能回去的。」

在黎莘沒瞧見的地方,他眼中滑過一道厲芒。

————

接下來的日子,黎莘就依據系統的提示,帶著元延君往行宮的方向走。好在她不是不能吃苦的,雖然腳上磨了許多水泡,手上也多多少少被划了細小的傷口,她卻一聲都沒吭。

每天夜裡等元延君睡了,她便偷偷去外頭給自己上藥,強壓著那痛感。這副身子的確是嬌氣的,身上的肌膚嫩的不行,可她不想在這時候還要傷重的元延君分神來照顧自己。

她不知道的是,每回她出去,元延君都知曉。

系統自然也清楚,可它不會笨到開口提醒。

起先黎莘都靠著系統給的獵物果子充飢,後來元延君身子好一些了,偶爾也能打著獵物。

幸虧她點了美食技能,那從地方官身上搜出來的包袱里,那幾個小紙包竟是撞著鹽之類的調料。如此一來,那些獵物便變得鮮美起來。

在林中待了三日,兩個人都灰頭土臉。別說,這山不高,卻大的離譜。堪堪走了三日,才看見了一絲曙光。

不過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爺在考驗他們,臨了出口的最後一日,他們遇上了一批侍衛。卻不是來救他們的,而是來殺人滅口的。

黎莘再傻,也能知曉是何人的指示。

她心涼又心驚,只能眼睜睜瞧著元延君帶傷與他們廝殺在一起。他本就只好了一些,這會兒牽動傷口,沒一會兒又滲了血。到了最後,他已是強弩之末,只拼著將最後一人刺傷,便喘息著以劍撐地。

那人吐了口血,卻不願放過這大好的機會,抽了長劍就來刺他。黎莘再也按捺不住,從元延君要求她躲藏的草叢里衝了出來,護在他身前。

那人劍勢收不回來,又因著身高的緣故,只是險險擦了黎莘的手臂。她卻拼了力氣,將匕首刺入了他心口。

怕他一時死不透,她還用力的攪了攪,將他的心臟攪成了碎肉。

那人瞠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倒在了血泊里。

黎莘卻顧不上管他了,她一把扶住了元延君,背在自己背上。她知道回去也危險,可既然延帝派人來這裡,自然是不敢在眾人面前明目張膽的下手。而且她也相信,元延君有自己的部署。

元延君畢竟是個高挑的男人,頗有重量。她手臂也受了傷,真是全憑著毅力在走。這路坑坑窪窪的,她便深一腳淺一腳,累的狠了就休息一會兒,然後咬咬牙接著走。

過了兩個個時辰,她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後背汗涔涔的濕了一片,唇也皴裂了滲出血來。元延君模模糊糊的,只覺自己靠在她瘦弱的背上,一步一步的向外頭行去。

他蠕了蠕唇,說不出話,眼角卻是落下一滴淚來。

真的到了行宮前,黎莘整個身子都麻木了,行屍走肉一般。直至遠遠見執硯衝了過來,又驚又痛的喚著娘娘,她才松了口氣,倒了下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