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31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二十四】相依相伴

劍尖刺破肌膚,卻並沒有想象中那樣疼痛。

黎莘呼吸滯了滯,緩緩的回頭去看。

元延君不知何時已側過身來,那刺客手裡的劍刃被他緊緊握著,再進一寸便要深入她血肉。

「七書……」

黎莘怔怔的,見他咬緊牙關,一張雋逸的面孔血色盡失,鮮血從他手中滑落,沿著那劍刃淌下來,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元延君生生掰斷了那劍刃。將他踢飛出去。

「你傷著沒有?」

他掌心血肉模糊的一片,卻不忘記去問她。

黎莘覺得喉間乾乾的,像是堵了一團棉絮一般。她說不出話,只得搖搖頭,算作回應。

元延君這才放了心,攬了她腰肢,便將她帶到了延帝身邊。那處的刺客已肅清了,地上橫七竪八的躺了許多屍體,濃郁的血腥氣瀰漫在空氣中,迫的梁氏乾嘔起來。

「此地不宜久留,皇上,不如先行離去。」

剩下的侍衛還在抵抗余黨,延帝見狀也不含糊,點了點頭,就率先往山路里走。梁氏跌跌撞撞的跟上他,頭上的發髻都亂糟糟的一團。

元延君和黎莘緊隨其後,四人轉眼間就沒入了密林之中。

好在這山雖不高,裡頭地形卻是極複雜的。那些刺客一時半會兒找不著他們,也算是給了他們喘息的時間。

他們尋到一處洞穴,外頭雜草叢生,是個天然的庇護場所。不遠處還有細細的山泉滲下來,水源也就有了保障。

延帝好久沒這樣大的動靜,甫一進裡頭,就坐下來,粗粗的喘著氣。

黎莘還憂心著元延君的傷口,梁氏早就魂不守捨了,壓根顧不上這裡。她想了想,還是拿出那地方官身上得來的水囊,裡頭還有些水,能替他沖洗沖洗。

「七書,你把手給我。」

她蹲下身子,擦了擦臉上的汗,塵土就在那白皙面頰上抹了一道。

元延君想說不必,可對上她堅定目光,他還是不由自主的遞出手,露出那一道皮肉翻卷的傷口。因為時間過長,周圍甚至都有些泛白。

黎莘見了心中不忍,卻強壓著自己的情緒,打開了水囊,細細沖洗著沾在上頭的沙礫。

期間,元延君只蹙了蹙眉。

他們身上沒有傷藥,黎莘也不識得草藥,只能撕下了裙擺乾淨的裡襯,將他的手掌包裹起來。

她動作的格外認真,鼻尖上星星點點的滲著汗,元延君望著她專注的神色,視線停留在那微顫的長睫上,只覺得心口也隨之,一顫一顫的。

粗略的包扎好了,她就起了身。他們這回消耗太大,又沒有乾糧,只能去外頭找些吃食。

她和梁氏說了,梁氏卻拼命搖著頭:

「我不去,萬一,萬一那些人發現了怎麼辦?!」

無論黎莘怎麼說,她也不同意。

黎莘算是看明白了,這貨就是個繡花枕頭,關鍵時刻一點用處都沒有。她望向延帝,延帝不曾支聲,看樣子也是不去了的。

最後,還是元延君站起來:

「母后,兒臣隨你去罷,你一人太過危險。」

元延君說的也沒錯,可是黎莘想著他手上的傷,又看看明明健全卻毫無反應的梁氏和延帝,心裡失望透頂。

都到了這樣的緊要關頭,卻還……

她心中暗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