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49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四十二】結局下

又過了半月,壽言實在看不下去了。

「皇上,龍體要緊!」

他見元延君搖搖欲墜的模樣,跪在地上磕頭道。

元延君握著的筆尖頓了頓,在奏折上洇了一團殷紅。

「壽言,慎言。」

這話熟悉非常,壽言卻聽得心中酸澀不已,他偷偷拿眼覷了元延君,見他眼下青黑,面色蒼白的形容,不由揚聲道:

「皇上,不若將太后娘娘尋……」

「住口!」

還未說完,便被元延君打斷了。

「莫再說了。」

他放下筆,闔了闔雙目道。

他如今不過是強自忍耐著,去適應放她自由的日子。但這比他想象中的艱難許多,也痛苦許多。他怕壽言再提,他就會忍不住了。

「出去,朕要歇息。」

他起了身,緩緩離開桌案。

壽言只得退下了。

殿中安靜以後,就只剩下了他一人。他歪在軟榻上,思緒紛亂,胸口空蕩蕩的難受。彷彿缺了一個人,就填不滿了。

模模糊糊的想著,他也睡了過去。

————

壽言一頭撞開了殿門,疼的齜牙咧嘴。可他這會兒卻顧不上了,跌跌撞撞的就跑進了內殿,連常守的規矩也沒了。

「皇上!皇上!」

他高聲喚道,成功驚擾了元延君的睡意。

元延君惱的就想開口斥他,可是壽言沒讓他開口,就直接道:

「太后娘娘回來了!」

神色又驚又喜。

元延君整個人都僵了一僵,下一秒,便一把推開了壽言,三步並作兩步的走出去。

他如今腦子空白一片,只是順著身體的動作,去尋黎莘。

黎莘回來後就直接來了瑜秀宮,她在玉清山休養了這些時日,想著元延君應當有答案了,就和執硯捻墨商量著回來了。

她哪裡知曉,她的兩頁信箋只剩下了一篇,還是那首訣別詩。

所以當她第一眼瞧到如此狼狽的元延君時,幾乎都要認不出他了。這些日子,他竟枯槁成這樣,簡直就是被人抽乾了身體。

「七書,你怎的……」

她的驚訝還沒落下,就被元延君緊緊的摟在懷裡,他力道大的就像鐵箍,要將她肺里的空氣都榨乾了。

他身子下意識的顫抖著,堂堂的八尺男兒,脆弱至此。

黎莘蹙了眉,輕輕環上他後背,柔聲道:

「怎的了,將自己磋磨成這樣。」

她才走了沒多久。

「我以為——」

他嗓音微抖,顯然是欣喜若狂:

「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黎莘一怔,暗道難不成他沒瞧見自己的信箋。可是見他如今情緒激動,就只得先安撫他:

「我何曾說過不回來,只是去外頭靜靜罷了。這幾日我想過了,若是你為難,那……」

元延君卻急急阻了她:

「我不要後宮了,只要你,只要你便夠了。」

得而復失,失而復得。

他忽的就豁然開朗了。

「七書……」

黎莘說不出心裡的滋味,歡喜自然是有的,可更多的卻是心疼。見他這樣,想也知道他這些日子經歷了什麼。

她千言萬語都柔化在了心口,最後只微微一笑,在他耳畔道:

「好。」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

小劇場:

阿莘:我信上明明寫了去玉清山兩個月就回來,你是不是傻?(扯耳朵)

太子(委屈):我沒看見……明明只有一張紙……還寫的那麼……

阿莘:哦,那是用來嚇唬你的╮( ̄▽ ̄)╭

太子:床上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