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44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三十七】漸行漸遠

元延君忽的捏緊了本在手中把玩的奏折。

「這與你無關。」

他扔下奏折,冷厲道。

延帝卻知自己是戳中了他的心事,他看的出來,元延君是對黎莘動了情了。於他而言,真是莫大的諷刺。

他得了梁氏,元延君卻得了黎莘。

「這便惱了?」

延帝知曉自己是活不成了,當下便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他凝著元延君,眼中的譏諷之色甚是濃烈。饒是元延君不想理會他,也被他瞧得渾身不舒服。

若是換了個女人,他如何也不會有這樣的反應,這一切,只因是黎莘罷了。

可他偏偏又是心虛的,在刺殺之前,他當真是帶了目的接近了黎莘,即便現在不同以往,他卻仍為那時的想法而愧疚。

他……從沒想過,最後陷下去的,是他自己。

「得了皇位以後,你待如何?我倒要看看,當黎謹知曉了你的目的,還會不會如這般支持你!」

到了如今,延帝已不再自稱為朕了。他如今就是死,也要惡心元延君一把。

「這輪不到你看,」

元延君的的指節捏的發白,

「你和梁氏,便一起下了黃泉罷。」

他說完這話,就轉身朝著御書房門前走去。延帝在他背後大聲的嘶吼著,只是沒幾句就讓侍衛堵住了嘴:

「你和我一樣無情!莫裝的這樣理所當然!黎莘,不過是你利用的工具罷了!你……」

不再理會延帝的瘋狂,元延君沈了面色推開門,就想要回到黎莘的鳳儀宮去。

可是——

甫一抬眸,他就瞧到了一道熟悉的裊娜身影,靜靜的立在門前,發絲松輓,眉目沈靜。

元延君忽而覺得口中乾澀的厲害。

兩個人都沈默了,良久,還是黎莘打破了這氛圍。

她從執硯手中取了玉佩,緩緩的走上前,親手為他系在了腰間。她的額角有些星星點點的汗珠,雙頰嫣紅,想是趕來時被曬的。從元延君的角度,能看見她秀氣的鼻尖,長睫輕顫,翩躚欲飛。

「你把玉佩落了,怎的這般不小心。」

她系好後抬了頭,笑的柔情萬千:

「這樣熱的天氣,我便先回了。」

元延君摸不准她是聽見了還是沒聽見,心裡跳的七上八下。可她這樣的溫柔,總讓他生出一股違和感來。這同以往的她不同,瞧著,卻是失了真心。

她眼底無波無瀾,如同一潭死水。

元延君慌張了起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握住了她的手腕,急切的想要解釋什麼。

「你聽我說……」

他張了口,只來得及說了一句話,就被黎莘阻了。她輕輕的拂開他的手,力道雖輕,卻堅定無比:

「七書,我乏了。」

她沒去看他失落的神情,只是自顧自的轉身,朝著外邊行去。日頭毒辣,直直的落在她身上,她卻恍若未覺。

元延君心裡堵的難受,就連呼吸也滯塞了許多。

她彷彿就這樣,與他漸行漸遠。

「殿下……」

壽言有些遲疑的在他身後輕喚,他看出了元延君和黎莘的不對勁,也是頗為無奈:

「不若好好同娘娘說說,娘娘明理,想是不會怪罪殿下的。」

他知曉自家主子是真心實意的,只是到底是有那一段旁的想法,又被人聽了,自然要生了嫌隙。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