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6章
少女太后文【十二】真相(書房h)

「仲淵想要那個位置嗎?」

黎莘把臉埋在他背後,悶聲問道。

荀忌一震,但卻並沒有伸手推開她。他遲疑了許久,才緩緩道:

「這是何意?」

黎莘低嘆一聲,慢慢松開雙手,退出他的身邊。

不知為何,少了身後那一具溫軟的嬌軀,荀忌竟覺得一時有些空籠了。他回頭去看黎莘,見她半邊面頰罩在黑暗之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孤乏了。」

這一瞬間,原身的所有情緒彷彿都壓在了她的身上。黎莘清晰的感覺到一陣窒息,不是身體,而是心靈。

她的腦中一剎恍惚,那個熟悉的金屬機械音又再度出現。

「記憶融合完畢。」

記憶?難道她還有什麼不知道的記憶嗎?

還沒等她回過味來,一陣鋪天蓋地的眩暈讓她忍不住一個踉蹌,身子往後仰去。

一直關注著她的荀忌見此,幾乎是瞬間就把她攬在手中,抱了滿懷。

黎莘抓著他的衣襟,因為突如其來的龐大信息擠壓的她頭昏腦脹,她只得無力的歪在他身上,微微喘息。

「黎莘?!」

荀忌這會兒也顧不得什麼了,他見黎莘臉色慘白,心頭竟是一陣刺痛。

黎莘在他著急的呼喚下,只覺得身體空浮,屬於原身的記憶一波一波的衝擊而來。她看著那些紊亂的片段,不由得無力苦笑。

她就知道第二個任務沒有那麼簡單,原來居然還是觸發制的?!

不看不知道,原身竟然曾經是許給荀忌為王妃的。只是後來陰差陽錯被送入宮,想來,不論是哪個芳華少女,在得知自己未來的如意郎君變作了半百老人都會心有怨憤。

她本就是驕傲的人,不會因那男人坐著最尊貴的位子就為此折服。所以她熬死了先皇,扶持了傀儡,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城府與手段,都深沈的可怕。

但這樣的女子,為何最後竟是這樣淒慘的死去?

黎莘掙扎著睜開雙眼,朦朧的望著眼前神色焦急的男人,心中若有所悟。

果然,不管如何的驚才絕艷,也逃不出情之一字。她得到了許多的記憶,但最為關鍵的還訖待開發。比如說她為何入宮,又為何對荀忌用情,明明有情又為何親自為他指婚。

如果不是她來了,原身這個傻姑娘,恐怕會一直被這麼誤解下去。

思及此,她微微仰起頭,雙手費力的撫上荀忌的面頰。她此刻的蒼白麵色,卻更加令人憐惜。

「仲淵,仲淵。」

彷彿是原身的最後一縷精神在透過她開口,在顫抖著吻上荀忌的唇後,黎莘只覺得身子驀然一輕,方才那種無形的桎梏忽而消失了。

原身果真是個倔強的。

原身的意識消散後,黎莘掌握了主動權。她沒有放棄這個大好機會,趁勢微微啓唇,柔軟的小舌輕舔他的牙關,在他松脫的一瞬間鑽入他的口腔,挑逗般的掃過上顎。

這樣的誘惑,想來每一個男人都抵擋不住。

荀忌顯然也不是柳下惠,他雖憂心黎莘,可身體的反應已經十分明顯。他一把摟起身前人嬌軟纖細的腰肢,將她放坐在案幾上,強勢的擠入她的腿間,讓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慾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