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5章
少女太后文【十一】勾引?(書房PLAY前奏)

荀忌走出門後,內心的怒火才漸漸平息下來。

晚風微微有些涼意,他稍稍在原地佇立了片刻,才將方才那些惱人的煩意驅散開。

他沒有遲疑多久,就轉身去了王府的後園。這是兩處截然不同的地方,偶爾他倍覺煩躁時,就會去湖心的小榭松快片刻。

在他的命令下,沒有人敢不識趣的打攪他。他匆匆在淨房沐浴之後,帶著一身清爽走入了書房。

書房內的燭火搖曳不定,正對著湖心的位置開了一扇窗,將昏黃的燈火倒映在湖面上。荀忌輕嘆了一聲,只覺得一身憊懶,做什麼都打不起精神。

和黎莘的發生的一切彷彿走馬燈一般在他眼前重復略過。他望著桌上堆疊的公文,好不容易冷靜的情緒復又升騰了起來,正當他打算出門散心時,那木門卻毫無預兆的被推開了。

荀忌先是一怔,隨即面色一凝,雙手緊攥:

「何人?」

房門大開後,他才見到一道身影立在月色之下,雖被大耄掩住了形容,但隱約可見是個女子。

那人輕笑了一聲,柔媚嗓音帶著荀忌說不出的熟悉感。

「一日夫妻百日恩,怎的,才幾個時辰的光景,王爺這便忘了奴家了?」

她說著緩緩拉下遮面的罩紗,露出一張姝艷無雙的面容。

卻正是黎莘。

荀忌全身的警戒在見到她時就自發的解除了。這個當口,他只覺得內心滋味繁復,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你來做甚?」

他別過頭不去看她,低聲問道。

空氣中瀰漫著詭異的氛圍,黎莘恍似並不在意他冷淡的話語,徑自坐到了他案幾前的座椅上,支著下頜無辜的瞧他:

「孤只是想瞧瞧哪個男子這般大膽,竟敢在孤醒來之前就自行離去。」

荀忌喉間一梗,望著她的雙眸不知如何回答。最後,他只得默然回身,闔上了木門。

當最後一絲聲響也被阻隔在外後,兩人才進入了真正意義上的沈寂。

荀忌的面色在燭火中晦暗不明,他望著黎莘怡然自得的擺弄著他書桌上的筆墨紙硯,心中不自覺的多了一種滿足感。

說不出是為什麼,只是覺得現在兩人獨處的時光,很好。

可即便如此,他也似乎見到了兩人之間的一層隔膜。按理來說,他們的身體已經做了最親密的事,卻沒有跨過心裡的阻礙。

他下意識的背過手,攥的關節發白。

黎莘來這裡也是有原因的,原本她不過想等待時機。但是考慮到荀忌和自己的敵對立場,如果不趁勢捅破窗戶紙,他們或許會比以前更加生疏。

她見荀忌並沒有如同之前那樣厭煩的神色,但更加疏遠,不由有些情急。

黎莘可不想白做一場,她到如今還沒明白任務究竟只是歡愛,還是需要攻略角色愛上她。錯過了荀忌,她可能就會永遠失去遊戲的機會。

所以她準備先發制人。

荀忌是側對著她的,黎莘於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走到他身後。

眼前人的背影被勾勒的愈發出眾,黎莘微微打開手,環住他窄勁的腰肢,感受到他身子些微的一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