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9章
少女太后文【五】當面恩愛

若論初見,相信這世上沒有幾人能比過原身的皮相。

至於時間麼。

黎莘撫了撫鬢邊微亂的發絲,笑意不達眼底。

她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的。

季秋詞現在看來還有些稚嫩,和荀忌的相處顯然生硬的不行。他們還沒有變成日後那對默契的夫妻,讓如今的她來說,處處都是漏洞。

「仲淵,到孤身邊來。」

仲淵是荀忌的表字,原身自然不會知道,但黎莘卻比任何人都清楚。

顯然目前的任務不止是打消荀忌的猜疑,在季秋詞面前,她要表現的和荀忌親密才是。身為女子,她想當然得瞭解女子的猜忌心有多重——尤其是像季秋詞這般的人。

以目前荀忌和季秋詞的關係,荀忌自是不會主動向季秋詞解釋他們之間的關係,那不若,就讓誤會更深一些。

荀忌皺了皺眉,但並沒有猶豫的坐到了黎莘身側。黎莘嫣然而笑,輕握他的手,附在他耳邊低語道:

「如今你迎娶了王妃,莫要辜負與她。秋詞是孤親自予你選的,可別辜負孤的一番心意。」

黎莘說著微微垂下眼瞼,很好的掩飾了眸中的得意。

想來,她「親自挑選」的話,更能讓荀忌認清事實。比如說,季秋詞是她的人。

果然,荀忌意味不明的瞥了季秋詞一眼,修朗的墨眉輕蹙了一瞬,又很快放鬆。

下一刻,他卻出乎黎莘的意料,反握了黎莘的手,就著二人方才的位置湊近一寸,唇瓣曖昧的輕擦過她的耳垂:

「兒臣謹遵母后懿旨。」

乾燥溫暖的手掌將她的手全然包裹,源源不斷的熱意傳達到她的肌膚上。黎莘心中驚喜,面上仍舊平靜,只是匆忙別過頭,有意露出半截粉嫩略紅的耳垂。

荀忌見這一幕,眼中興味漸濃。

黎莘發髻上的步搖掠過了他的臉頰,觸感冰涼。可是他手中那溫軟滑膩的柔夷,卻美好的讓他不捨得放開。

兩人這樣的情景,在下座的季秋詞看來,甚至比她這個名義上的王妃還要親暱。

她暗暗咬了咬牙,但忍住了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心中琢磨日後的計劃,恐怕是要變更了。

見今天的目的完成的差不離了,黎莘見好就收,抽回放在荀忌掌心的手,彷彿適才的嬌羞不過是他眼中的幻影。

「日後你們二人好好相處,」她低頭看向季秋詞,笑的愉悅,「時辰不早,你們早些回去罷。」

聞言,季秋詞恭敬的福身行禮:

「謹遵太后娘娘教誨。」

一句話拉開了兩人的距離,黎莘不得不說,季秋詞不愧是原女主,還是很有幾分本事的。

她有趣的挑了挑眉,正要反駁,不料話茬竟被荀忌接了過去。

「你先走罷,」他這樣對季秋詞說,語氣十分平淡,「我與母后還有事商議。」

此話一出,黎莘和季秋詞不約而同的詫異著望向他。季秋詞倒還好,忍氣吞聲的咽下了這不大不小的恥辱,默聲後退。黎莘卻是怎樣也無法理解了。

「仲....」

黎莘乾乾一笑,正想著怎麼回絕時,荀忌已經立時轉過了身,一手捏住了她的下頜:

「母后。」

他低低一笑,醇厚的嗓音若絲絨滑過,動人心魄,

「你究竟想做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