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章
少女太后文【四】季秋詞

「我兒所言差矣,」

黎莘走到一幅丹青之前,伸手輕撫。狀似無意的與荀忌道,

「孤怎會與你置氣?」

她語罷,回眸彎唇淺笑,眉目盛顏,般般入畫。

饒是荀忌這樣定力,仍舊忍不住因她的笑容微微動搖。

眾所周知,自先皇甍後,太后娘娘幾乎沒了笑顏。世人皆當帝後情深意重,黎莘卻明白,原身只是因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忽然厭煩罷了。

「這幾日休沐,孤一人在這宮中甚是無趣,不若我兒明日同王妃一起,來孤這處,與孤解乏。」

黎莘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瞳孔深處掠過笑意,轉身溫和道。

荀忌不知她打的什麼算盤,但既然話都說到了這份上,若是他再行推拒,恐怕不大合適。

於是他稍一思量,就躬身應是。

黎莘滿意的頜首,曼步踏上正殿上座,稟退了周圍宮人,伸手對荀忌招了招,示意他近前。

荀忌顯然被今日黎莘太多的變化給衝擊了,沒有再猶豫就順著她的意思來到了身前。他在階梯之下,正好方便黎莘居高臨下的同他說話。

黎莘輕輓廣袖,露出兩截圓滑皓腕。荀忌第一次這樣靠近她,恍惚間如能嗅到袖籠中幽然的冷香。

隨即,他感到頰邊一涼,黎莘竟是雙手捧住了他的臉,與他面對著面只幾寸的距離。

他能清楚的看見黎莘的容顏,聽聞她口中輕吐的軟語:

「我兒這般品貌,孤如今,怕是有些悔了。」

近在咫尺的素齒朱唇,開合之間,幽韻撩人。

荀忌忽然覺得此時喉間乾渴的厲害。

但是還沒等他說些什麼,黎莘已經放開了他,後退幾步,又儀態雍容的做回了座上。

「我兒早日回去罷,莫讓王妃久等。」

她捧起茶杯輕呷一口,被茶水潤澤的唇色愈發撩人。

荀忌身子一僵,暗自抒了口氣,行禮告退。

說實話,若是再不離開,他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胡思亂想。他現在總算是有些許明白,為何當初英明的父皇會犯群臣之怒,將她推上這個位置。

這樣的女子,極為危險。

荀忌出了宮門之後,回望那雄闊的建築,眸中晦暗難辨。

不管荀忌心中是怎生想法,君臣之別不可違,且不管他那傀儡哥哥如何。在今朝,所有人都明白,黎莘是唯一的君。

所以次日清晨,荀忌按著黎莘所說,將季秋詞一同帶了過來。這是真正意義上,黎莘第一次和原女主見面。

當季秋詞出現黎莘面前時,黎莘很是仔細的打量著她。毫無疑問,季秋詞是個美人,而且一看就知,她是個聰慧淑雅的美人。

娥眉淡掃,雋雅端莊。若她為男兒身,也會認為這是正妻的最佳人選。說起來,她除了身份不高之外,倒也算是個不錯的王妃。

不過,男人最愛的,可未必是這樣的女子。

黎莘抿嘴而笑,雪膚紅唇,玉瓚高髻,容顏一時盛極。

「秦王妃當真是個可人兒,想來孤當初沒有看走了眼。」

季秋詞很優秀,這是肯定的。然而她的美需要細品,愈久才醇濃。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