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3章
少女太后文【九】自薦枕席(虐季秋詞篇)

激情的余韻久久不曾消散,黎莘靠在荀忌懷中,恰好抵在他心口。聽著他胸腔平穩的震動,黎莘便覺得眼瞼微微有些沈重。

很快的,她的意識就模糊了。當荀忌想要低頭同她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的呼吸已經平穩且綿長,顯然是進入了熟睡的狀態。

荀忌欲要脫口的話語在嘴邊微微一繞,又收了回去。

黎莘的睡顏純真的不那個往日高高在上的太后,荀忌不自覺的伸手撫上她的面頰,將她微微有些汗濕的發絲別在耳後。

見黎莘一時半會兒也醒不過來,他看了看天色,心知時辰不早,若再不走,恐怕會被人發覺。於是他緩緩抽出了停留在她身體里的陽物,帶出了一灘濃稠的白色液體。

眼見著那兩片紅腫的花瓣粉潤晶亮,黑色的軟細絨毛也被沾的一片狼藉。荀忌就覺得下身的陽物有再度抬頭的趨勢。

他努力平息下自己的慾望,剛準備側身拾掇自己的時候,他的眼角卻不經意瞥到了一抹猩紅。

乍一看,他只當自己看錯了,後來才真正發覺,他們二人融合的體液中,竟帶著血色。

荀忌現在才是真正的震驚了。

難道說,黎莘,竟然還是處子?怪道她緊致的不可思議,他們歡愛的時候,他似乎也有一種衝破某種阻礙的感覺。

然...這是何故?

荀忌顯然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門外的宮人已經開始叩門,他只能匆匆拾掇了自己,從宮殿的暗門出去。

但是他此時並沒有發覺,黎莘在他的心目中已經有所不同了——畢竟,他是她第一個男人。

黎莘並沒有知道這些,宮人雖說叩了門,卻沒有把熟睡的她喚醒。而有前車之鑒的錦屏更是不敢輕舉妄動,是以她一覺睡到了晚間,很是補了一回精神。

荀忌走之前幫她擦拭了那處,倒也乾爽。黎莘低頭看了看遍布前胸的吻痕,無奈的嘆了口氣。

果真,荀忌是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她今天在床上算是輸的徹底,但是這樣都不曾穿回去,那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任務難度增加了。

也許需要更多次的歡愛,也許需要某種契機,這些都是現在的她無法預料的。所以,她也只能等待。

夜風輕撫,她微輓了發絲,那股蘭芳馥香便顯得愈發明顯。

這廂,荀忌回去後,腦中十分混亂。

他稟退了左右,獨自一人留在房中,無意識的撫摸著雙手,似是在眷戀回味午後那場激烈的情事。他不是貪欲的人,可黎莘卻讓他喪失了理智。

他怔怔的望著紅燭燃燒,恍惚在那躍動的燭火中見到了那時自己身下的黎莘。

然而荀忌只恍神了片刻,房門被推移的聲音就傳入了他的耳中。

他回頭去看,卻見季秋詞身著薄衫,亭亭俏立在月色下,宛如身披了一籠銀色輕紗。

若是昨日,他或許還會有興趣。但是現在,他只覺得被她攪了獨處的時光。

他瞥她一眼,冷淡道:

「何事?」

季秋詞被他刺的咬牙,但還是強自忍耐下來,淺笑道:

「王爺回來的這般晚,妾身擔憂,便過來瞧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