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4章
少女太后文【十】自尋死路(虐季秋詞篇)

荀忌語氣不變,甚至除了初時看了她一眼外,連頭都不曾轉回。

「既已見過了,」他在她看不見的角度蹙起了雙眉,回應道,

「你可以走了。」

他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在這期間,他不想讓任何人打擾自己。

季秋詞卻固執的站在原地,沒有離開。她微微低垂了頭,掩去眼中複雜的神色,復昂首時,她已經面目堅定,彷彿決定了什麼。

她從門外踏進來,朝著荀忌的方向一步一步的接近。

荀忌自小習武,耳力驚人,又何嘗聽不見她的步伐。在她離自己還有幾步之遙時,他終於忍不住,冷顏而立道:

「季氏,你要做甚!」

季秋詞卻一幅無懼於他的模樣,她趁著這個機會,一把扯住了荀忌的衣袖,揚聲道:

「秦王,秋詞與太后娘娘並無關聯,無論如何,秋詞定不會叛於王爺!」

一聽到黎莘的名字,荀忌的動作頓了頓,力道也就沒有初時那般大。季秋詞卻以為他是聽進了自己的話,心中一喜緊接著道:

「太后黎氏把握朝政,禍亂宮闈,天下人誰不恨而誅之,秋詞所言,句句屬實,求王爺明鑒。」

她說的鏗鏘有力,若是在之前,荀忌或許還會因此而對她刮目相看。但是此刻,不知為何,他聽見季秋詞口口聲聲要置黎莘於死地,一股怒火便在胸臆間翻騰。

腦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叫囂著說道:

那是他的女人,除了他,任何人都沒有這個資格詆毀她,甚至是殺她!

所以下一秒,季秋詞預備開口的話全然堵在了嗓中。

荀忌竟是一把攥住她的脖頸,將她提的微微離地。窒息的痛苦令她拼命拍打著荀忌的手背,試圖掙脫他的掌控。但荀忌卻絲毫不為所動。

他緊緊盯著她因痛苦漲紅的面頰,臉上的神色平淡到令人心驚:

「沒有下一次,季氏。」

他說完,手一松,季秋詞就因為慣性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蜷縮成一團,痛苦的伏在地上咳嗽著。平素淑雅的俏臉此時卻狼狽不堪,因為劇烈的喘息,還有口涎從她的嘴臉溢出來,淌在地上。

荀忌厭惡的看了她一眼,跨過她的身體,走出門外,甚至連一絲憐惜都沒有給她。

季秋詞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雙明眸微微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個環節出了錯,明明秦王應當是被太后束縛的,為何現在會這般護著她?

她腦中忽然滑過一道亮光,想起接近荀忌時,他身上還沒來得及被風吹散的幽香。

這種香,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才有資格擁有。

季秋詞眼中的豁然漸漸被驚恐所替代。

她一直以為的事實,莫不成只是掩蓋的工具。早上黎莘與荀忌曖昧的動作也不是黎莘敲打她的而故意所為,他們很可能,是真的有什麼。

荀忌一直消失到現在才出現,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釋。

季秋詞不知道的是,她只猜對了一半。原本她的行為是很正確的,只是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變數罷了。

而這個變數,卻快要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