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9章
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十】激怒(肉渣)

孟長恪倒未曾料到她這般主動,只是身下人兒身嬌而體軟,在他的挑動下化作一灘綿綿春水,獨因他而波蕩漣漪,這滋味,卻也是不錯的。

孟長恪蹙了蹙眉,他本是不喜這唇舌之吻的。但如今若要他推開黎莘,倒是有些捨不得,她朱唇間的繾綣纏綿太過美好,孟長恪低了頭,不自覺的絞住了她的舌。

兩條軟肉這下便心甘情願的貼附在一起,黎莘的手慢慢的游移在他寬闊的後背,順著脊柱那利落的曲線,延伸到修窄的腰肢上。

黎莘此舉頗有一番試探的意思,她想知道,孟長恪這會兒的身體狀態……究竟如何。

她一邊藉著力道翻身,毫不客氣的坐到孟長恪身上。一邊,她卻利落的解著孟長恪的腰帶,試圖脫下他的褻褲。

待得孟長恪反應之時,只覺著身下一涼,他大驚之下低了頭瞧去,就見黎莘微張著唇,驚愕的瞧著他那處。

孟長恪腦中似被狠狠一擊,一時空白了一片。他下意識的握住了黎莘的肩膀,腦中羞怒,恥辱,憤恨之情交織在一起,讓他幾乎想立刻將黎莘挫骨揚灰。

黎莘也不是個傻的,又哪會感受不到他濃烈的煞意。可她早有了心裡準備,自然會想到對付的法子。

孟長恪握的她肩膀生疼,黎莘不躲不避,只在他注視下握上了那物,暗暗咋舌。

她驚訝並非是孟長恪那處形容恐怖,反之,他那物顏色略淡,鈴口甚至泛著淡粉,就她瞧來,卻是頗為漂亮。她不過驚訝孟長恪尺寸之巨,同當初的肖恩比也不遑多讓,這個光景,那巨物軟軟的垂在恥骨間,竟也是一團隆起的形狀。

真不知是撿到寶了,還是碰了塊硬石頭。

黎莘只暗嘆了兩聲,手下微動,輕輕擼動兩下。

孟長恪本想就這樣將她扔下床去,無奈她此時牢牢握著自己的命根子,根本沒有法子。是以他只得咬牙,怒瞪著黎莘,眼中的烈焰毀天滅地。

黎莘略略笑了笑,只抬眸正視孟長恪,一字一句道:

「爺,莫怪罪婢子無禮,婢子出此下策,不過是想同爺說,婢子有法子,可叫爺恢復如初。」

嗯哼,系統出品的東西,還是管些用處的。

她說的誠懇,一雙妙目裡頭澄澈乾淨,沒有絲毫躲藏。

孟長恪的手便止住了動作,他原本還滿心的怨憤,這下不知為何,腦中也出現了一絲清明。

他如今就像是溺在水中之人,哪怕出現了一根稻草,都被他視為救命之物。

黎莘淺淺的笑意分毫不變,孟長恪瞧著她,啞口無言。

他不想放棄,哪怕只是一絲一毫的希望。是以黎莘說這話,他雖半信半疑,終究沒有再對她下狠手。

察覺到肩上凶狠的力道微微放空,黎莘心裡長抒了一口氣,面上不顯分毫。但也只有她自個兒知道,方才有多懸。

「若是你治不好……」

孟長恪低低的開口,目光帶了幾分審視的狠辣。

黎莘躬了躬身子:

「便是爺要將婢子千刀萬剮,婢子也毫無怨言。」

孟長恪冷笑一聲,眉宇間陰翳更甚:

「你知道就好。」

黎莘暗地裡挑了挑眉,低著頭撫弄著手上軟趴趴的陽物,瞳中閃過一絲厲茫。

這孟長恪的性子著實是陰晴不定了些,只不過,她的時日長的很,不是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