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14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八】目睹亂倫上

現在這時候延帝多在忙於政務,是不會出現在御花園的。是以那些妃嬪也安安靜靜的待在自己殿里,御花園裡只一些來來去去的宮人罷了。

黎莘換了一身紫藤色的宮裙,青絲松松的輓了髻,羅袂飄飄,身段柔裊。

——紅臉如開蓮,素膚若凝脂。綽約多逸態,輕盈不自持。

用來形容,再好不過。

元延君如是想。

「七書,本宮身上可是有何不妥之處?」

察覺到他的視線,黎莘便轉過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元延君玉色的面皮泛了紅,忙撇開目光道:

「不曾,只是母后今日容色照人,兒臣不由得多瞧幾眼。」

他眉眼低垂,看得黎莘忍不住揚了唇:

「七書,你何時這般嘴甜了?」

後頭捻墨與執硯也捂唇輕笑,把元延君臊的不行。

談笑間,就不自覺的走到了元延君的毓清宮。

及至宮前,元延君似是想起了什麼,轉頭對黎莘道:

「母后,婉兒也在宮中,不若兒臣去喚了她出來。」

婉兒是梁氏的閨名,元延君怕也是想要和她再培養培養感情。心裡莫名生了狐疑,黎莘面上卻仍是一副慈母作態:

「只這一會兒便不捨得了,好了,本宮知曉了,你去喚她便是。」

元延君耳珠微紅,眼中卻亮了起來:

「是,兒臣去去便回。」

說著,就有些急切的快步走入。

黎莘無奈的搖搖頭,暗暗琢磨著元延君對梁氏的感情,莫非,他真有那麼歡喜她?

後頭捻墨也與執硯咬耳朵:

「看不出來太子還是痴情種,可太子妃……」

執硯瞪了她一眼,捻墨就噤了聲。

不等多久,元延君就匆匆走了出來。黎莘已經含了笑容往他身後看,卻發覺除了帶進去的壽言外空無一人。再看元延君,面上竟是鐵青的神色,眸里含悲。

黎莘一怔,不覺有些不詳的預感:

「怎的了?」

只是進去出來的工夫,人沒帶就罷了,怎麼看樣子還發生了什麼大事,

元延君的雙手攥的緊緊的,青筋暴綻,指尖發白。他眉宇擰在一起,唇色泛青,像是抑制著極大的怒意。

「……無事,母后,走罷。」

他像是用盡了一身的氣力說完這話,眼底一片沈鬱,悲慟欲絕。

黎莘腦中忽而靈光一閃:

「梁氏呢?」

她的語氣不自覺肅整起來,含了一絲往日威嚴:

「本宮還喚不動她了?」

這模樣極是唬人,可元延君已經顧不上了,他手心已經血肉模糊一片,只是背在身後,沒叫黎莘看見。

「她……身子不適……」

元延君乾澀道。

黎莘是半點不信的:

「昨兒還活蹦亂跳的,這便不適了?也好,本宮倒要瞧瞧她得了甚病,」

她回頭對一宮人吩咐道:

「去請太醫來。」

語落,她直接繞開元延君,抬腿就往宮里走去。

元延君一把扯住她,哀戚道:

「母后——」

他那雙清潤的眸里滿是祈求,看的人心疼又心軟。黎莘定定的凝了他半晌,嘆了一聲,止了那宮人去請太醫。

「你隨本宮來。」

她對著元延君道。

身後的宮人多被留在外頭,只捻墨和執硯跟著她。

「今日,你休得瞞本宮。」

黎莘幾人近了宮前,她一推試圖阻攔的元延君,沈聲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