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02章
瑪麗蘇黑道篇•番外【一】相濡以沫(H)

唐禇勾起她的腿,一雙手細細的滑過她滑膩的肌膚,藉著溫熱的水流,很快的來到內側嬌嫩的肌膚上。

黎莘卻只是笑著看他,一雙眼裡興致滿滿,似乎在瞧著他能做出些什麼。

禇公子表示,他對這種不信任的眼神,感到了深深的屈辱感,他決定要好好的從她身上討回來。

於是他不輕不重的拍了拍她飽滿的臀部,挑了眉笑道:

「想在這裡,還是床上?」

他如今已經能面不改色的說出這種輕佻話了。

黎莘笑嘻嘻的攬著他的肩膀,附在他耳畔若有似無的吹著氣,有意無意的勾引著他:

「隨你。」

說罷,還伸出小舌,誘惑的舔了舔那玉白的耳垂。

唐禇的身子顫了顫,暗道這女人還是如此膽大,心裡卻受用非常,將她往自己身上更貼近了一些。

他原先在她腿上游走的手,如今也不安分的竄到了神秘地帶,似有若無的撩撥著。

他的指節修長,在禇清時,因為長年執筆而略有薄繭,探入她的身子便叫人銷魂蝕骨。如今換成了唐禇,手上光滑細嫩,卻又是別種滋味兒。

指尖撥開嬌嫩的花瓣,便有清黏的蜜液順著水流滑出來,膩膩的蹭在他手指上。

唐禇低低的笑,便藉著這溫水,在她體內清淺的進出著。每一回,都有他指節的觸感和少許的水流,暖暖的燙在內壁上,讓她不自覺的呻吟出聲。

他素來都是個喜歡循序漸進的,而黎莘這會兒的神色也讓他瞧得心癢卻滿足。

於是他抽出手,在珠蕊上細細的揉捏著。

早已賁張的玉莖不聲不響的抵住了她的蚌肉,但並不進去,反倒蓄意磨人似的抵住,若有若無的滑動。

二人的姿勢,方便他咬住了那白團子上的蓓蕾,吮吸廝磨,直至將它滋潤的嬌艷欲滴。

黎莘微仰著頭,媚眼如絲的望著他:

「也不知哪兒學來的……」

竟也學會這麼待人了。

唐禇啄了啄她的唇,輕笑道:

「你教的。」

當年初識情慾,可算是在她身上栽的徹底。

黎莘見不慣他得意,哼了一聲,扭身將自己的身子一沈,那恰好抵在入口的圓頭,就被她倏然的吞了進去。

唐禇猝不及防,只覺得因為這水流,進入的無比順暢,立刻就處在了銷魂緊致的溫柔鄉。

蠕動的肉壁推擠著忽如其來的異物,卻又似小嘴在吮吸著,讓那本就昂首的某物,愈發脈絡虯結。

唐禇見時機已到,也就不再強忍,捏著她的細腰便狠狠的抽了出來,復又帶著溫水重重的頂了進去,直撞在深處的那塊軟肉上。

黎莘被撞的酥了身子,只得攀著他迎合著,她渾身都泛了漂亮的胭脂色,一雙嫵媚的眼兒吊著春色,誘人的緊。

唐禇看的心熱,就拉著她轉了個身子,讓她扶著池壁,從後頭撞了進去。

她臀型極美,臀肉豐盈,抽插時就愈發的讓人著迷,只覺得一下重似一下,將花徑深處都撞的一片泥濘。

交融的體液被水流帶走,卻又源源不斷的分泌出來,二人交合之處,水流激湍,糾纏的難分難捨。

黎莘伏在邊緣,五指緊緊的揪在一起,高高低低的呻吟著,隨著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掩飾。

總歸,沒人聽得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