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20章
落魄女奴X禁慾軍官【二十五】生病的女孩

聽見黎莘生病,德特里希有些坐不住了。

一方面,他擔憂她的身體。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不自覺的將她聯想到了昨晚的夢境中,有沒有一種可能,其實他昨晚並不是在做夢呢?

德特里希望著赫伯特,微微壓低了嗓音:

「赫伯特,昨晚是你替我換的衣服嗎?」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帶著些許的害怕和慌亂,卻夾雜著一絲微不可見的期待。

赫伯特沒有看他,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中的工具:

「噢,噢,當然是我替您換的。」

說謊讓老赫伯特良心不安,事實上他恨不得告訴德特里希真正的實情。然而他畢竟答應了黎莘在先,也只能勉強自己委屈一下小主人。

德特里希抿了抿唇,默默了坐了下來。

我知道了。」

他揉了揉額頭,只覺得思緒翻湧。

他究竟在期待些什麼呢?

————

黎莘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因為德特里希的囑咐,赫伯特並沒有讓她起來準備午餐和晚餐。

她直接睡到了晚上。

精神得到了滿足後,身體卻是一陣陣的酸軟無力,那些激烈纏綿過的後遺症,無情的折磨著她的每一處神經。

真是痛,並快樂著。

她揉著酸疼的腰肢起身,甫一接觸到地面,雙腿就是控制不住的一軟。

她連忙撐住了床邊的小桌子,以免讓自己癱倒在地上。

身上的肌膚其實已經沒有幾處能看的了,就連顯眼的脖頸和肩頸,都布滿了德特里希留下的吻痕。

黎莘雖然能用系統的藥物去除痕跡,但是她不讓德特里希知道的目的,就是留下線索待他自行發現,而不是真的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她換上新的連衣裙,在裸露的脖頸上圍了一條大圍巾,包裹住整個上半身,腳步蹣跚的打開門走了出去。

此時的夜已深沈,寂靜的屋子里,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聞。黎莘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廚房,想要給自己弄些吃的和喝的。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走到拐角,樓梯上便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腳步聲。

她抬起頭,視線所及之處,是德特里希高大的身影。

「您,您還沒睡嗎?」

她下意識的揪緊了那條毛茸茸的圍巾,有些閃躲的別開了視線。

藉著朦朧的燈光,德特里希能看見她慘白的一張小臉,被蓬松的黑髮襯的愈發嬌柔。

她蹙著眉,雙唇有些莫名的紅腫。

「……我渴了,」

德特里希找不出什麼好的理由,只得頗為尷尬的清咳了一聲,

「聽赫伯特說你病了,現在感覺如何?」

天知道他其實揪心到了現在,樓下一有些動靜,他就迫不及待的衝了下來。他其實很想親眼去瞧瞧她,可又覺得那樣不大合適。

黎莘低垂著頭,聞言勉強扯了個笑容:

「沒事了,謝謝您。」

她的嘴上雖然那麼說,但眼神總像是在躲避著什麼。

德特里希的胸口有些窒悶,他慢慢走到她面前,想要湊近點看看她的面色。

「你還——」

他張開嘴剛想說話。

然而黎莘在見到他靠近剎那,卻神情一變,驚嚇般的向後退了幾步。

「水,水在廚房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