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59章
冷艷皇后X美艷宦官【二十五】春夢遺痕

美人侍立身側,軟玉溫香,推杯換盞。安宗帝不由得多喝了幾杯,其實這花釀並不醉人,可他卻覺著有些微醺了。

燭影晃動,隱隱綽綽。

安宗帝覺得有些發昏,可那又不是難受,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原本存了一團火氣,現在已開始下挪,一路來到了小腹處。

從沒有一刻,他這般想要黎莘。

至於葉翩的哭訴?

早也便忘的差不離了。

見安宗帝醉的差不多了,黎莘就起身,將他攙扶了起來。寢殿的床榻都鋪好了,安宗帝躺在上頭,仰面瞧著那拂動的帳幔。

黎莘的身影一時清晰,一時模糊,她似乎走了開來,片刻後又回來。她手裡拿了濕帕子,在他頰邊輕輕擦拭,隨著她的動作,一股幽香從她的袖籠里飄散出來,縈繞在他身周。

他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只覺得觸手細膩溫潤。

「黎氏,你究竟是如何想的?」

安宗帝喃喃道。

黎莘的手微微一頓,旋即輕聲笑了。她嗓音悅耳,此刻就像柔和春風,撓的他耳廓麻麻癢癢。

「皇上,緣何說這話?」

她的肌膚比微涼的素帕要溫熱一些,時不時的觸到他臉側。

「朕猜不透你。」

安宗帝的確不明白,前世的黎莘分明被他以禮相待,敬她重她,這難道還不足夠嗎?緣何她要這般貪心,甚至不惜顛覆了朝綱。

而今生的她,也越發讓他看不懂了。

她究竟是心腸狠毒,還是對他不滿,抑或是,她本就貪心?

「皇上便是這後宮的天,從來只有後宮女子琢磨皇上的心思,臣妾何德何能,讓皇上這樣費神。」

她說的雲淡風輕,眉眼低垂。

「你想要的太多了,朕給不了你。」

安宗帝有些頭疼的闔了雙目,他雖恨她,卻到底一直與她糾葛著。前世臨死前,她似悲似喜的神情,至今仍深刻在他腦海裡。

「皇上,臣妾要的從來不多,」

黎莘的聲音冷淡了下來,她起身,將帕子放在了一邊,吹熄了那燭火,

「時辰不早了,皇上早些歇息罷。」

語落,安宗帝只聽窸窸窣窣的更衣聲,片刻後,一具帶了馨香的女體便躺在了他身邊。她蜷縮成一團,只著了衾衣的身子顯得有些纖弱。

安宗帝不知怎的就心軟了。

罷了,若今生她能安安分分的,就饒她這一回罷。

月色朦朧,皎潔銀輝透過窗隙落了進來,黎莘的面容隱匿在黑暗裡,讓人瞧不清楚。

安宗帝撫上她腮邊,觸手濕潤。

她竟是哭了。

此情此景,也許觸動了他的心弦,他將黎莘的身子轉了過來,輕輕吻在她唇上,憐惜疼愛。

春宵一夜,覆雨翻雲,

————

安宗帝醒來時,黎莘已坐在了梳妝台前。

昨晚合歡,安宗帝確確實實是心滿意足,黎莘雖動作青澀,可看的出來是存了討好之心。

纏綿半宿,他這會兒也是神清氣爽。

黎莘卻沒了昨晚的嬌弱模樣,她只是淡淡的瞥了安宗帝一眼,回了頭,抿了抿唇上的口脂。

「皇上,早膳已備好了。」

前後差別這樣大,安宗帝卻也不惱,說白了,他身子舒服了,心情自然也好了。

用過早膳,安宗帝就預備上朝。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