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60章
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二十六】圍獵隨行

臨行前,他對著黎莘囑咐道:

「往後,不要再同翩翩為敵,你在這荷露宮,守好自己本分便是了。」

安宗帝說完,余光瞥到她脖頸間曖昧紅痕,終究蹙了蹙眉,頭也不回的便離開了。

黎莘嘆了一口氣,身子後倚。她還當安宗帝昨晚是明白了原身所想,畢竟她作為女子,已經能明白原身前世的瘋狂。可安宗帝,卻還是不懂。

燕瑾撩開了珠簾,從後頭走了出來。

「葉翩倒是個棘手的。」

他今日只束了一半的發,很是慵懶的模樣。一根烏木簪簪在發間,越發顯得烏發紅唇,美艷過人。

黎莘笑眯眯的撲上去,來了個大大的熊抱。燕瑾一時不防,被她撲了個正著,也虧的他穩住了,有些微惱道:

「你這是做甚!」

突如其來這一下,真是讓他猝不及防。

黎莘吐了吐舌,與方才那正經的樣子是判若兩人。若是這下給安宗帝瞧見了,只怕是要嘖嘖驚嘆。不過也就是在燕瑾面前,她才這樣肆無忌憚

睡都睡了,還裝什麼矜持。

「燕公今天貌美如花,看的我垂涎欲滴。」

黎莘笑的咧了一口白牙。

燕瑾一怔,隨即頗為嫌棄的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了她的額頭上,將她的腦袋推遠了一些:

「你這詞莫要亂用。」

和黎莘相處的日子越久,便越能明白這女人當真是百變的。前一秒還是這個神情,下一瞬就能換一副面孔。

黎莘哼了一聲,不甘不願的放開了燕瑾。

「皇上的心是早偏了,我也認了命,我昨晚‘伺候’的那般用心,他竟是穿了褲子就不認人了。」

黎莘忿忿的喝了一口茶水。

燕瑾坐在她身側,忍不住嘲笑道:

「你那也叫伺候?」

說白了,不過是灌了些酒水,替他拭了拭汗罷了。要說這伺候,那功臣可算不得是黎莘了。

黎莘的眼珠兒滴溜溜的轉了一圈:

「雖然敷衍了一些,還不是為了在你面前好好表現。」

她說著,指了指自己的頸項:

「瞧瞧這是誰留下的,現在卻說我伺候的不舒坦,燕公莫不是也成了吃飽了不認帳的偽君子?」

燕瑾聞言,難得的尷尬了一下。

「我並不是那意思……」

怪就怪昨晚黎莘自個兒也喝了點酒,雙頰酡紅的模樣嬌憨嫵媚,於是她出來之後,兩個人也就沒忍住。

黎莘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

每年到了這時,都是圍獵的日子。

安宗帝會點了五個嬪妃隨行,葉翩必定是在的,只今年換了一換,雙胞胎去了,剩下一個給了後宮的老人許妃,最後的,竟是誰也不曾想到的黎莘。

葉翩得知這消息時,氣的砸了一屋子的瓷器。

不過這樣一來,後宮也就無人坐鎮了。最後還是讓低了一階的德妃掌印,代管後宮。

黎莘是猜不透安宗帝葫蘆裡頭賣的什麼藥,只有機會氣一氣葉翩。她還是相當願意的,就是萬一安宗帝寵幸,那頗為麻煩。

不過後來,她卻在隊伍前頭看到了燕瑾,這讓她整個人都松快了下來,既然燕瑾也在這處,要做些旁的事,也就輕鬆許多。

可是為何,燕瑾也來了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