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309章
妖嬈蛇女X清绝树仙【二十八】從心而為(H)

她忽而化出雙腿,站在了那枝椏上,衝著雲暮伸出手:

「拉我一把,」

想了想,又笑著補充道:

「阿暮。」

往常聽雲朝這樣喚他,她有些心癢的想試試。

雲暮一怔,伸出的手就那樣停在了原地。

黎莘一把握住,藉著他的力道,躍上了那柔軟的葉片,又因著動作有些大,一下子沒能把控好。就順著那慣性,將雲暮撲在了身下。

「失誤失誤。」

她吐了吐舌,卻笑得一副得逞的模樣。

雲暮橫她一眼,卻沒有對她的所作所為表示出抗拒,就是方才那聲阿暮,看來也是接受了。

「你太沈了,還不下去。」

雲暮無奈道。

黎莘不聽他的,反而順勢趴下了,她雙手撐在雲暮臉頰兩側。順滑的烏絲從肩畔滑落,帶著那奇異幽香拂過他的肌膚,有被黎莘輕柔的撥在一旁。

她就那麼瞧著他,仔仔細細的,難捨難分。

雲暮咳了一聲,有些不自在:

「瞧著我做甚?」

黎莘的指尖落在他眉上,又滑至眼角:

「瞧你好看。」

她從未這般溫柔的說過話,和著絮絮清風,彷彿能將人聽醉了去。

的確好看,那清朗的眉,秀麗的目,碧色的瞳更像是透明的璽,溫和之時,漾著粼粼的波紋。他的鼻,唇,無一處不透出仙人的靈致,如果雲暮沒了這氣度,那便不是雲暮了。

是以,她才捨不得傷了他。

若蜻蜓點水的輕吻落在他唇角,黎莘的手緩緩向下,挑開了他的衣帶。

「阿暮,我們再來探討探討罷?」

她笑道。

雲暮被她方才那一系列動作唬住了,只說不清究竟是為何,他竟覺得頭昏的厲害。那不是身子上的,而是由心而生,醺醺然。

他放任了黎莘的動作。

玉白的胸膛猶帶著溫熱,衣襟一開,黎莘便嗅到了那熟悉的清淺馨香。上一回並不如今天一樣,看的這樣仔細,能夠感知到對方的每一寸肌理。而在這樣朦朦的夜色下,兩具赤裸的身軀都愈發美的驚心動魄。

黎莘的衣衫落在了一邊,她被換到了下頭,視線所及之處,是兩人糾纏的發絲。

雲暮的動作從生疏到熟練,烙印在她身上吻也逐漸滾燙。這樣清冷的人,此時此刻,卻炙燙的像一團濃烈的火,灼燒著她殘存的理智。

豐軟的乳兒被握在了他手中,雪白的乳肉變化著各種形狀,就像一團棉絮一般。

粉嫩的蓓蕾早已尖尖的翹挺了起來,似是不甘被人冷落,強勢的證明著自身的存在感。

因此,得到舌的纏綿。

雲暮的吮著那乳果,動情時分,黎莘的身子就不自覺的輕蹭著她。

他循著上一回的記憶,空余的手掌一路滑下,探到了那片濕熱的芳草叢中。柔嫩的兩瓣肉丘似是有所感應,隨著他的撫動,微微的收縮著。

甜膩的蜜液由甬道淌落,沾染在了小丘之上。

他伸出一指,探入了那發出邀請的甬道。

極為軟綿的媚肉立時裹住了他的指尖,與此同時,黎莘也不由自主的在他耳畔低吟一聲。

上一回,是黎莘主動勾引而來,二人合歡時,雲暮初識這滋味兒,可到底殘存著理智。至於理由,自然是因為他不夠情濃。

這一次,卻不同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