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341章
偽高冷女醫生X精分病人【二十一】折磨

她?

廖關一開始有些呆滯,後來卻逐漸明白了過來。一個大膽的猜測在他腦中成形,幾乎是下意識的,他脫口而出:

「阿莘?!」

所以他才會莫名其妙的被江予然襲擊,所以江予然才能隨意進出病房,再往上推想,她脖頸上那曖昧的吻痕,莫非也是……

江予然的臉色微微的低沈了下來,他按著他的肩膀,略一用力:

「從今往後,我希望你能稱呼她為‘黎醫生’。」

隱含著壓力的動作和威脅的話語,將廖關的猜測轉化為現實。望著江予然蒼白的側臉,他心頭的怒火如有實質。

果然,這個賤人!

「你們這對狗男女!」

廖關暴躁的開始掙扎起來,作為一個成年男子,他憤怒時的氣力自然頗為可觀。江予然的刀被他碰到了地上,甚至還在他指尖划破了一條小小的傷痕。

他無奈的嘆了一聲,將指尖含入口中輕吮。

「你知道嗎,我本來很喜歡聽話的動物,」

他拾起刀,背對著廖關走回了桌前:

「可是你太讓我失望了。」

他沒有回頭,只是側身,揮了揮手。

一群熟悉的壯漢出現在了廖關面前,他第一時間就認出了他們,那是屬於監控江予然的安保人員。可是此刻,他們卻是他的屬下。

廖關終於明白,江予然下了多大的一盤棋。

那些禁錮他的人,沾沾自喜,以為他成了籠中的雀鳥任人刀俎。可笑的是,他一直都是那個坐在籠子外,看著他們如同小丑般的自得。

那些壯漢將他按住,他只能粗喘著,用狂怒的目光削剜他的皮肉。然而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江予然優雅閒適的連發絲都不亂分毫,他卻狼狽的如同瘋子。

「不過也好,我正覺得不過癮。」

他交籠十指,微微一笑。

————

溫熱的水流浸入廖關的鼻腔,他被嗆的咳嗽出聲,可是還沒有三秒,就又被人按進了水中。

江予然端著咖啡,坐在一邊的椅子上。

窒息的感覺鋪天蓋地,而廖關只覺得鼻腔酸的發疼,滿嘴都是嗆咳出的血腥味。

如此循環了一個小時,他已經癱軟在地,面色青白,連半分動彈的力氣都沒有了。

江予然已經喝完了咖啡,期間還有人端了果盤過來,恭敬的站在他身邊。而此時,他正捻了一枚葡萄含入口中:

「繼續。」

他咽下果肉,毫不在意道。

於是廖關就被抬了起來,扒去了上衣,浸泡在浴缸裡頭。他的左手被縛在了一邊的柱子上,右手則安放在身側,同樣浸潤在熱水里。

一個身材窈窕的女人來到了他左手邊,竟是拿了血袋吊在那柱子邊,似乎在等待什麼。

廖關蠕了蠕唇,卻只是嗆了一口水出來。

江予然拭了拭手,從托盤上拿過了手套佩戴。那把手術刀重回他的指間,極為靈活的在他手中轉動著。

他俯下身,將他的右手抬了起來:

「我記得,她這裡有個傷口。」

江予然輕聲道。

黎莘在方才和廖關的糾纏中,受了不少的傷,而手腕處翻卷的皮肉,更是令人怵目。

廖關無力的掀了掀眼皮,想要抽回手,身體卻越來越麻痹。

「只是一點麻藥而已。」

江予然似乎看出了他的疑問一般。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