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48章
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十四】侍寢•龍涎香

黎莘收到消息後,整個人都是呆愣的。

果然,要來的還是逃不過。

她有些頭疼的撫了撫額,怎麼也沒想到,安宗帝竟是這樣快就召了她侍寢。她還當以他那性子,怎麼也要再過些時日。

黎莘又回到了燕瑾哪兒,坐在了方才的位置上。

「時辰不早,你合該去準備才是。」

燕瑾眉眼淡淡的望著她,瞧不出甚旁的情緒。黎莘捂著臉哀嚎了一聲,也不管他說的,兀自訴苦道:

「你這可有藥,能讓人昏睡了做個春夢的?」

她開始異想天開了。

燕瑾鄙夷的嗤她一聲:

「世上怎會有這等怪藥,你若是打著騙人的心思,趁早還是歇了罷。」

安宗帝又不是個傻的,究竟做了甚,難道從身體上瞧不出來?這女子平日里瞧著還聰慧,不想也問出了這樣愚蠢的問題。

「這麼說來,我是非侍寢不可了?」

黎莘嘆了一聲,眸子里難免顯出了幾分落寞。

過了這麼多世界,她之所以啪的風生水起,都是因著那些主角都頗合自己胃口。似安宗帝這般的,她的確是不喜。既然早晚有一天要同他翻臉,倒不如自始至終都互不相干。

可惜她也清楚,這自然是不能的。

燕瑾彼時正翻閱書卷,聽她這樣一說,手上動作不覺微微一頓:

「自然。」

只眨眼功夫,他又恢復如初。

黎莘生無可戀的趴在了桌上。

————

一雙玉臂,兩點朱唇。

紅燭剪影,略帶了昏黃。黎莘從水中起身,任由宮女為她擦拭身上水汽,晶瑩胴體若羊脂細膩,微攜粉澤。

她將一襲輕薄寢衣穿上身,濕發在宮女手裡絞乾,只松鬆散下,徒余馨香。

只淺淺描畫了眉,她就懶得再做打扮。總歸安宗帝要晚些來,那燭火宮燈滅了,誰還看的清他。到時候,她單把他當做一個炮友,也許心理抵觸就沒那麼大了。

準備好一切,她就躺在了床榻上。

時間流逝,安宗帝卻久久不見蹤影。黎莘已經有了些困意,想了想,她還是喚了一個小太監進來。

「皇上呢?」

這是她專門用來打聽消息的人,想必比她更清楚一些。

小太監有些囁嚅,似乎不知如何開口。

「你只管同本宮說便是。」

黎莘不想他磨磨唧唧的,一時便蹙了眉,有些不悅道。

小太監就是想瞞也沒那膽氣,當下就

竹筒倒豆子,將他知道的全同黎莘說了。原來那安宗帝並不是不來,只是半途上被人截了胡,去看「微恙」的葉氏去了。

這種把戲,在後宮習以為常。誰能將皇上截走,就說明瞭她得皇上的喜愛。

聽了這話,黎莘反倒開心了。

「讓人熄了燈罷,本宮不等了。」

黎莘道。

————

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多久,黎莘的鼻間忽而傳來一股龍涎香的氣息,她動了動身子,彷彿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可仔細去辨認時,又不見了。

那股香氣一直縈繞在她身側,她猜想,說不定是安宗帝反悔了,如今是來她這裡了。

天要她侍寢,真是怎麼也擋不過。

她有些挫敗的想道。

男人就在她身側坐著,她勉強清醒過來,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只能模糊的見個輪廓。

這樣也好。

黎莘想著,伸手勾了男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