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39章
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五】女帝

黎莘被帶到了一個偌大的屋子里,魚貫而入的宮女為她除服,解發。她雖難忍,面上卻仍舊平靜無波。

她被脫的赤條條的,然後在宮女的攙扶下,踏入了浴水之中。

溫熱的浴水蔓延過肩,她的發絲披散在身後,掩蓋住了那消瘦的脊背。她一個人在這浴池中,彷彿汪洋中的一葉小舟。

宮女做到這裡,便算完成了任務。

她們靜悄悄的退了出去,同來時一樣。而接替她們進入的,卻是換上寬松白袍的燕瑾。

「娘娘,可是久未享用了罷?」

燕瑾靠坐在池邊,伸手撥了撥那浴水。他此時已落下了發,若墨鍛垂迢,仍帶著一股微潮的香氣。

興許再飄逸的衣衫,也能被他穿出一身既妖且艷的藴藉風韻。

黎莘環抱住自己的雙肩,不悅道:

「燕公逾越了。」

就算他是閹人,單這般行徑,也實在太過失禮。

燕瑾莞爾一笑:

「小臣不是真正的男兒身,娘娘何須介懷。我這會兒來,不過是想同娘娘,交好罷了。」

他拈起黎莘一縷發,玉白手指揉捏片刻,放在鼻間輕嗅:

「不知娘娘,是何想法?」

這輕佻的動作也被他做的姿態萬千,黎莘卻覺著自己彷彿被一條毒蛇纏上了,而此刻,他正吐著冰涼的蛇信,徘徊在自己耳畔。

她鎮定下來,沒有回頭,只反問道:

「你且說來聽聽。」

以不變應萬變,燕瑾出乎意料的對她說這樣的話,總有其中含義。

「若臣說了——」

燕瑾壓低了聲音,鳳眸微眯,眼尾曳了狹長的弧度:

「娘娘就活不成了。」

黎莘頭一回覺得,全身的寒毛都倒竪了起來,肌膚上起了密密的雞皮疙瘩,她身在溫熱的水中,心卻寒冽似冰。

「你威脅本宮?」

黎莘咬牙道。

燕瑾輓上她的發,動作溫柔至極,他的指尖穿梭在她發間,摩挲頭皮的觸感令人留戀不已。

「臣豈敢對娘娘不敬?」

燕瑾滑過她臉頰一側的肌膚,紅唇微挑:

「臣是為娘娘指了一條明路。」

誘哄的嗓音恍若引人墮落的魔,若不是黎莘心理足夠強大,恐怕也會被他所驅使。

這個男人,不好招惹。

其實到現在為止,黎莘都不曾想過要攻略燕瑾。此子城府極深,況且又不是個男人,尋常那套與他根本無用。

再者說了,她沒能攤上好皮囊,遇見這種容貌美艷過自己的,實在是信心不足。

不談情,那便談利。

她也好奇,這曾經權傾朝野的燕公,怎麼會落到橫死的下場。

「你不必同本宮說甚明路,」

黎莘側了側頭,垂下了眼睫:

「若你想要本宮做甚,何必繞那圈子,直說就是。」

她向前一步,脫離了燕瑾的掌控。

燕瑾不禁撫掌長笑:

「娘娘好爽快的性子,倒讓小臣自嘆弗如。」

他將手擱在屈起的膝蓋上,護甲輕輕敲擊。黎莘看不透他的神色也不願去看,單怕就這般被迷惑了心智。

「臣自然能讓娘娘復寵,只要娘娘取一樣東西來,這筆賬就勾銷了。」

燕瑾的小指撫過下唇,淺笑晏晏。

黎莘沈吟片刻,終於下了決定,回道:

「好,只一點,本宮不要那勞什子的寵愛,」

她回頭,直直對上燕瑾雙眼,一字一句道:

「本宮要的,是這江山。」

名正言順的皇后?

只要大權在握,不管是皇帝還是皇后,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