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24章
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二十八】勢均力敵(H)

他身體的每一處線條都彷彿是鑿刻出來的,流暢而分明。她將手放在他腹部,如能感受那肌膚下流動的力量。

魏胥勾了勾唇:

「現在我是不是應該說一句,‘滿意你所看到的嗎?’這樣的話?」

黎莘一怔,既而反應過來,忍俊不禁的捏了捏他的臉:

「你應該說,‘磨人的小妖精’。」

語罷,她就抬起玉腿,在他腿側暗示般的滑動,磨蹭。

魏胥的眼眸微深,俊眉修目,邪佞中帶了一絲蠱惑:

「確實是個妖精,也確實磨人的很。」

他攫取了她全部的視線,也帶走了她口間逸出的呻吟。

手掌貼合著她的曲線,由下而上。她的肌膚滑膩似酥,恍若脂膏塗抹在手上,就是離開了,也猶有餘韻。

雙腿之間,那一片輕薄如紗的布料,若隱若現,引人遐思。

魏胥在那飽滿的兩瓣嫩肉上滑動,隔著蕾絲的質感,卻增強了刺激。她下意識的併攏雙腿,卻是將他的雙手緊緊的夾住。

黎莘在他的耳畔輕吻,就像是茸茸的羽毛,得逞了便離開。

這種動作最能叫人心癢難耐,她又以舌尖在他喉結上舔舐,然後再含住,重重的吮一口。

魏胥那處早就頂在了她的股間,而她卻故作不知,又把戰地轉移到了他漂亮的鎖骨。

「留個印子。」

她嬌笑著在他鎖骨上用力吮吸,放開以後,就看到了一個玫紅色的曖昧痕跡。

「你也管管它吧?」

魏胥的嗓音低啞而醇厚,他握住黎莘的手,移到了滾燙的玉柱上。

黎莘挑眉,笑道:

「既然你這麼誠懇的拜託了……」

她起身,將魏胥推倒在了床上。

這姿勢和頭一回一模一樣,不同的卻是兩個人的感情。

她將那玉柱釋放出來,然後微涼的手握住了那碩物,在鼓囊的柱頭上用力一按。

魏胥的身子一顫,鈴口處就慢慢溢出了清黏的液體。

柱身上已是筋脈綻起,滾燙的像是燒紅的鐵杵。她上下滑動兩下,將那柱身潤澤的晶瑩。

然後她慢慢直起身子,傾身向前,兩團白嫩被擠壓出深深的溝壑。她沒有脫內衣,只是稍稍拉開了內褲,將春潮泛濫的花穴輕蹭在柱頭上。

「想要嗎?」

她笑的挑釁,眸中嬌媚,身段妖嬈,同她那美人痣合起來,就像是為男人而生的尤物。

魏胥攬著她的腰,看她細細的腰肢如蛇般擺動,卻偏偏不肯給他一個痛快。

於是他決定自力更生。

他微一用力,就按下了黎莘的身子。玉柱擠入了緊密包裹的媚肉之中,一直到達了最深處。

黎莘低低的驚呼一身,就軟軟的倒在他身上。

魏胥抬起她的腿,將兩個人掉了個個。

他用嘴將她薄薄的內衣咬下來,將粉嫩乳果含入口中。似嬰孩吮吸乳汁般,舔吻著那硬挺的乳尖兒。

黎莘很快就融化成了一灘春水,任由他在自己的體內馳騁。玉柱撞在那軟肉上,被一吮,又很快的退出來。

緊致的入口處將他的玉柱裹的緊緊的,讓他每一次抽動,都能得到最為極致的快感。

結合處淫靡的濕了一片,那被子上,也難免留下了這歡愛的痕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