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23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六十五】

第三枚碎片的所在地,是在大陸的中心。

黎莘隱約記得之前的那張地圖,中心的地帶,大約就是蛇形的七寸,心臟的所在位置。

那麼不必說,這碎片該被稱為「心臟」了。

她隨著深淵上路,不知怎的,他有些沈默,眉間常緊蹙著,顯出幾道深深褶痕。

黎莘好奇的問他:

「你在想什麼?」

深淵聞言,垂落眼睫,遮去瞳中的神色,再看向她時,已經恢復成了往日的模樣:

「我在考慮,解開封印後,該怎麼吃了你。」

黎莘:「……」

黎莘:「當我沒問,謝謝。」

深淵停下腳步:

「你不怕嗎?」

他狀似隨口一問,右手的指尖卻不自覺的顫了顫。

黎莘歪了歪頭,不解道:

「怕什麼?」

深淵望著她,視線追的緊緊的:

「如果我真的殺了你呢?」

他問這話時,神色都漠然起來,彷彿又回到了初見之時。

那個殘忍,無情,能隨手折斷她脖頸的獸。

黎莘不僅不覺得害怕,還樂的噗嗤一聲笑:

「我為什麼要害怕?」

深淵怔然。

「反正你想殺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真要弄死我也不奇怪。我這條命本就是撿回來的,現在只不過是還回去罷了。」

她在這事上出乎意料的灑脫,聽得深淵口中乾澀,胸臆間彷彿抽動了一下,有點疼。

「不過嘛……」

黎莘說完又開口了,纖細的胳膊輓上他的手臂,衝他拋了個滑稽的媚眼,

「一夜夫妻百日恩,我這麼嬌小可愛,你不考慮放過我嗎?」

她眨眨眼,睫毛茸茸的一層,在眼下投落陰影。

可愛?

深淵想嘲諷她。

只是真的對上她的臉後,他仔細的盯了一會兒,目光在她的嘴唇上停留片刻。

嗤。

他把她的鬥篷提起來,一把罩住了她的腦袋,將她從地上拎到了懷裡:

「不想讓我現在就殺了你的話,就閉嘴。」

她一點都不可愛。

他一點都不想保護她,只是為了協議罷了。

就是這樣,沒錯。

深淵如是在心裡安慰自己,面上卻不自覺的挑了嘴角,唇邊旋出一抹淡淡笑意,是他自己都無法預料的溫柔。

黎莘正好瞧見了,賊兮兮的靠近他懷裡,權當自己沒看見。

瞧,男人,真香了吧?

兩個人的組合雖詭異,礙於深淵強大的氣場,路邊的行人依舊不敢多看兩眼。

倒是黎莘美滋滋的坐在他手臂上,一張俏生生的小臉隱沒在帽檐下,好奇的四處打量著。

偶爾見到什麼新奇的物什,她還會央求深淵去看看。

「那是什麼?」

黎莘眼尖的被一個正在販賣鮮花的小店鋪吸引了。

店鋪的招牌上爬滿了翠綠的藤蔓,門口肆意生長著不知名的花朵,色澤穠麗,嬌艷綻放。

深淵停下腳步,譏笑她:

「不過是一些雜花雜草罷了。」

黎莘瞪了他一眼,從他身上跳下去:

「你不知道女人最愛鮮花嗎?」

深淵露出個嫌惡的表情:

「這都是劣等的……」

黎莘已經能猜到他接下去要說什麼了,用裹了軟靴的小腳狠狠踹在他腿上:

「我就是劣等的人類,怎樣?!」

不解風情的蠢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