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92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十九】(H)

這是勾魂的妖,再不是那個好逗弄的小宮女了。

寧舒曜身子微微後傾,側了頭,對上她迷蒙的眸:

「你醉了,便胡亂耍瘋嗎?」

他嗓音喑啞,倒多了些惑人的意味。

黎莘不明所以,似是聽不懂他的話語,只歪了歪頭,無辜極了:

「我花了錢的,明明是你不認賬。」

她說著,不安分的手就摸進他胸懷裡,那處方散亂開,觸手就是溫潤細膩的肌理,屬於男性的緊實滾燙,熨熱了她的手心。

黎莘湊過去,鼻尖在他頸邊細細嗅著:

「好香,這是什麼香水?」

混沌的腦海中轉過一瞬清明,很快又淹沒在無盡的黑暗中。

寧舒曜任她動作,寬大的衣襟滑落肩頭,露出玉脂似的膚,而黎莘露出半邊面頰,兩人處在一室,如一幅緩緩鋪開的畫軸。

當她的指尖蹭上他小腹時,寧舒曜眸色一黯,立時握住了她藏匿在自己衣裳中的手腕:

「再鬧下去,你如何收場?」

黎莘掙不開他桎梏,心中不由煩躁起來:

「你這人好奇怪,給了錢不做事,算了算了,我不要你的,我要找別人去!」

音落,怒氣沖沖的把手一甩,迷迷糊糊的就要爬下床。

寧舒曜一咬牙,當中就把她腰勾住了,再使力往床上一丟,她毫無反抗之力,軟趴趴的倒下去。

床幔收攏,飄飄搖搖的落下。

黎莘眨了眨眼,嘻嘻笑著伸手去撫他的臉,邊摸邊道:

「你是不是後悔了,你——唔!」

話音未落,就被他用手一把將嘴捂住了。

寧舒曜眼中冒著火光,辨不清是怒火還是慾火,只是光芒高熾,燃的灼灼,幾乎要將她吞沒了。

他扯下她的衣衫,動作稍顯粗暴,換來了她嘴中模糊不清的抱怨。

「你自找的。」

黎莘尚不能理解其中含義。

接下來的時間,她依舊是在半醉半醒中,抑或是如夢一般。

赤裸的肌膚貼上他的,他的體溫竟比她還高上許多,粘連時泌出細細的汗珠,浸濕了烏鴉鴉的鬢角。

黎莘熱的要去推他,手腕卻被雙雙抓住了,滾燙的吻,毫無章法,胡亂的映在她身上,牙齒刮擦過,些許刺疼。

她挺起胸膛,乳尖就被人含入口中,酥酥麻麻的一點散開,蕩漾至全身。

黎莘沒忍住,口中輕輕哼了一聲,帶著些微的甜糯,不經意間,就刺激到身上的男人。

他洩憤似的,把她雙手高高舉起,僅用一隻手攥著。

他咬了她的鼻尖,咬了她的下頜,在她脖頸上留下斑駁的紅痕,炙熱的呼吸拂向她耳畔,氤氳出一片嬌粉的肌膚。

黎莘張口欲喊,被他及時察覺,將唇堵住,盡數吞咽下去。

唇舌交纏,相濡以沫,黎莘扭著纖細的腰肢,乳尖蹭著寧舒曜的胸膛,一雙纖白的腿勾起來,迫不及待的纏在他的腰上。

她如此盛情,讓從未嘗過男女情事的寧舒曜紅了眼。

他竟不知,自己會如此的失控。

眼前恍惚出現初見的畫面,既而到宮中的相會,意外的春光,一幕幕如走馬觀花,最終消散於身下。

他咬著下唇,尋到了溫暖濡濕的入口,緩緩挺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