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1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七】

兩人鬧了一番,黎莘眼見衣衫亂了,事情要往某種和諧的方向發展,趕緊剎了車:

「好了好了,莫逗我了,你且說說,接下來要如何?可有安排?」

寧舒曜聞言,俯身過去,在她耳畔輕輕說了幾句。

黎莘的神情從茫然到疑惑,既而豁然開朗,然而才開心不一會兒,忽而想到了什麼似的,秀眉倒竪,兩眼一瞪:

「你早便知曉了?」

寧舒曜勾了勾唇,眼底盡是笑意。

黎莘這下哪還有甚不明白的,將衣袖一輓,伸手就要去揍他:

「好啊你,竟騙了我這些時候,你瞧我饒不饒你!」

男女終究是力量懸殊,寧舒曜為了讓她解氣,裝模作樣挨了兩下,便將嘴能吊油瓶的小丫頭摟住了,曖昧道:

「若去榻上,你如何教訓我,我都甘之如飴。」

黎莘真想伸手撓花這張臉,明明生的傾城貌,滿口皆是‘污言穢語’。

可惜這動作來不及實踐,就讓寧舒曜直接抱了起來,毫無反抗之力的鑽床榻去了。

白日宣淫。

————

過了兩日,寧舒曜去見衛國公。

時隔已久,乍一見面,衛國公只覺眼前人陌生許多。

他細細看了他半晌,盯的寧舒曜皺起眉,問道:

「做甚這般瞧我?」

衛國公不語,又過了片刻,方才意味深長道:

「近日可有喜事?」

寧舒曜本端了茶正品,聞言不由嗆了一口,茶水險些溢出來。

他抿著嘴咽下去,雙眉一蹙,不可思議般的望向衛國公,那眼中神色,分明在說:

為老不尊。

「莫說我不曾提點你,」

衛國公伸出手,指了指他,

「便是喜愛至極,也多少收斂一些,若叫旁人察覺了,少不得要捅出簍子。」

他說的委婉,卻不無道理。

到底是年輕氣盛,寧舒曜細細想來,近日纏著黎莘胡鬧的過了,好幾回不准她回去,想必何姑姑也要生疑。

更別提那毒婦城府深沈,安插諸多暗線。

他自覺不對,咳了一聲,難得低了頭:

「知曉了。」

這還是寧舒曜頭一回服軟,常被頂撞的衛國公不免有些「受寵若驚」,也不好再訓斥他,只轉了話頭:

「圍獵之行,不可小覷,你須得小心謹慎才是。」

他身份特殊,不好多做手腳,此次同去,必是被人緊緊的盯梢的,因此一切要交由寧舒曜。

他雖不是他親生骨肉,卻是他一手養大的,再則,他身上也流著寧家人的血。

「既是籌謀已久,我不至於等不了這些時日,你不必擔憂。」

寧舒曜瞧出了衛國公的意思,無非是怕他被仇恨蒙蔽雙眼,做出錯事來。

衛國公聞言,欣慰的嘆了一聲:

「你能聽進去便好。」

他們難得心平氣和的一同說話,現下的氛圍反倒叫人不自在了,寧舒曜坐了一會兒,只覺彆扭,起身稱道要走。

衛國公叫住他:

「事成之後,那三……那姑娘,你待如何?」

寧舒曜腳步一頓,靜默良久,方轉過身來:

「天子之命,明媒正娶,你待要我如何?」

衛國公啞然。

「莫同我扯旁的,若我連一個她都護不下,早早便死在那毒婦手中了。」

寧舒曜冷笑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