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26章
痴漢小文鳥【二十三】

黎莘揉了揉太陽穴。

她就知道,不該和傻鳥談智商,他幾乎就是一張白紙,對人類根本一無所知。

這件事說起來,她也有責任,她就不該拉他當擋箭牌。

原本的三分愧疚在看到白啾啾無辜的表情後愈發濃重,她深吸一口,盡量溫和自己的語氣:

「我知道了,錯不在你,」

她隔著帽子拍拍他的腦袋,

「想吃什麼都隨你,但這個不行,知道嗎?」

白啾啾的關注點完全集中在前半句,雙眼蹭的就亮了,

「吃什麼都可以?真的嗎?」

黎莘點點頭:

「真的,但是得——唔?」

她唇上忽的一軟,一觸即分。

「……等到回去之後。」

黎莘怔愣著,下意識的補完了後半句。

渾然不覺自己做了什麼大事的白啾啾舔舔唇,意猶未盡道:

「甜絲絲的。」

他在螢幕上看到了太多,包括這個,嘗起來果然不錯。

見黎莘沒有反應,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拍開他,白啾啾眨了眨眼,立刻把握住機會,又捧住她的臉親了上去。

他並不清楚該怎麼「吃」這個,起初只是試著輕咬了咬,很柔軟卻咬不動,便改換了方法,用舌尖一點點的舔過去,嘗到那淡淡的果香。

等黎莘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無師自通的叩開了她的牙關,舌尖順著縫隙探入,小心翼翼的觸碰著未知的領域。

狹小的更衣室,她的脊背緊緊貼著更衣室的門,冰涼的溫度透過薄薄的布料傳遞而來。

她的身前卻壓迫著灼熱,他高了她大半個頭,頭頸微微低下來,鼻尖交錯,呼吸纏綿而曖昧。

黎莘只是沒及時推開他,事件就變得一髮不可收拾了。

她的雙手按在他胸膛上,柔韌緊實的肌肉緊緊繃著,還有心跳的鼓動,一下一下又一下,竟奇異似的和她相吻合了。

黎莘試圖從他口中「掙脫」出來,但稍稍後退一些,他就前進一步,直到她退無可退。

雄性在某種事上真是有莫名的天賦,不管他是人還是鳥,或者說鳥人。

這個吻逐漸變的激烈起來,白啾啾似乎get到了某種新技能,纏的她頭暈目眩也不肯放手。

要缺氧了!

她用力拍打著他的肩膀,最後用盡了力氣,終於將他一把推開了。

「你……呼……你瘋了?!」

她獲得了暫時的休息時間,努力補充著身體內流失的氧氣。

白啾啾沈默著,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的唇,往常清澈的瞳孔也幽深起來,彷彿野獸垂涎著美味的獵物。

跟變了個人似的。

黎莘剛呵斥完就察覺了他的反常,心裡忍不住咯噔一下。

「你怎——!」

話未說完,就被再次堵住了嘴。

她的內心是絕望的。

嘴唇被摩擦的又腫又燙,這次的白啾啾甚至還將她托了起來,方便他親吻的動作。

黎莘被卡的實在難受,忍不住抬腿要踹他。

然而當她剛要下狠心的時候,女廁所外傳來一陣喧嘩,有人吵吵嚷嚷著走了進來。

黎莘動作一滯,分了心出去。

這聲音,好像是將晴。

她趕緊把腿收了回來,轉而在他嘴上狠狠咬一口,逼得他不得不放開自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