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2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一】

黎莘自己舒服睡了一晚,第二日下了朝,便去尋寧姝窈說話。

不管怎麼說,面子工程還是得做好。

寧姝窈已從榻上起了,瞧著卻還是容色疲倦的模樣,黎莘見她眼下青影濃重,只當她因腹痛未曾歇好,便問侍女:

「昨晚王妃幾時歇下的,這般疲倦?」

侍女怔了怔,忘了寧姝窈一眼,方才小心道:

「王妃早早歇下了,只是夜裡疼的不著覺,醒了幾次。」

黎莘蹙了蹙眉:

「緣何不召太醫過來?」

侍女忙道:

「請了,請了,吃了藥已好多了。」

黎莘聽得此言,轉頭去看寧姝窈,柔聲道:

「還疼嗎?」

她將一個深情脈脈的夫君演的恰到好處。

寧姝窈有些不敢抬頭瞧她,唇瓣緊抿著,弧度極小的搖了搖頭,不知是羞怯還是因著身體緣故。

黎莘自然而然的拉起了她的手,置於掌間輕撫。

說來尷尬,她原先預想的是能將她手包裹在掌間,卻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寧姝窈,她手指纖長,卻比黎莘的手大了許多。

兩相交握,難免有些不倫不類。

黎莘咳了一聲,默默將她的手放下了:

「若是實在難受,再去歇會兒,屆時用些清淡的膳食,身子要緊。」

寧舒曜抬眸,目光落在她面上,頓了頓,復又低頭去了。

侍女替她解釋:

「王爺,王妃這是羞了。」

黎莘覺得此刻自己應該男子漢氣概一些,譬如將寧姝窈摟進懷裡,更甚者,將她抱起來親自放在床榻上。

可是她過於高挑的身材,實在讓黎莘有心無力。

故而,她只能訕訕一笑:

「王妃歇著罷。」

黎莘表現出要離開的意思,侍女便攙著寧姝窈起身,其餘人也紛紛躬下身子,朝著黎莘行禮。

她自覺完成了任務,帶了來時的宮人,浩浩蕩蕩走了。

待內殿安靜下來,寧姝窈掀了掀眼皮,柔弱無力的遣散了宮女,由著翠映將她攙扶回床榻上。

帳幔一落,「她」就變了神色。

「公子,您……」

翠映咬了咬唇,不知如何開口。

昨晚寧舒曜言說要再去探一探,待夜深了就出了門,約莫一刻鐘的時間就回來了。

她見他神色微妙,問他發生了何事,寧舒曜都不言不語。

只將她也趕了出去,獨自留在殿中。

「無需多言,你也出去罷。」

寧舒曜揉了揉眉心,嗓音喑啞,稍顯疲憊。

翠映不好違抗他,饒是心中有再多疑問,也只得咽下去,默默的褔身退出去了。

只留寧舒曜一人,仰躺在床榻上,怔怔的望著床頂紋繡。

他抬了手,細細的看。

黎莘掌間的觸感依稀停留著,寧舒曜不得不說她蠢笨,緣何最重要的一雙手,仍是女子一般柔若無骨。

她一貼上來,他就能嗅到她身上清淺的女兒香,是熏香再多也掩蓋不去的。

偏偏——

寧舒曜腦中又閃過昨晚的畫面,忍不住用力闔上雙眸,試圖將之從眼前清除乾淨。

越不願想,就越是清晰。

她毫無遮掩的胴體,驚鴻一瞥的回眸,彷彿在燭火之下,水色之中,秀色撩人的美人圖。

他忽然感覺到什麼,低頭望去。

寧舒曜:「……」

真該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