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0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九】

不知是不是老天爺察覺到黎莘的為難,無意之中,幫了她一把。

黎莘從偏殿去尋寧姝窈,打算以政務繁忙為藉口多拖延幾天時,恰好撞上一行宮女。

她們手裡捧著有些眼熟的衣物,如果黎莘沒瞧錯,那是寧姝窈穿在身上的中衣,她昨晚真切見過的。

那中衣上,還染了血漬。

「慢著!」

黎莘見著不對,喝住她們,

「這是何物?」

打頭的宮女也不曾想到會在這裡撞到黎莘,一時神情緊張,捧著衣物跪拜下來。

黎莘免了她的禮,讓她起來說話:

「這是王妃的?」

她指著她手裡的衣物道。

那宮女面色泛紅,低垂著頭點了點,算是承認了。

黎莘又問:

「王妃可是傷著了?」

因那衣物是折疊起來的,黎莘看不清血漬的具體位置,故此有了一問。

那宮女聞言,不知如何開口,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聽得黎莘不耐煩起來:

「囉嗦什麼!」

她沈了嗓音,頗有威嚴,聽的宮女心裡慌亂,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磕磕巴巴道:

「是,是王妃的小日子——」

黎莘:「……」

她好像明白了什麼。

見黎莘不言語,宮女聲若蚊蚋,囁嚅著道:

「——不小心染上了。」

真相大白。

黎莘以手握拳,重重咳一聲掩飾尷尬,面上神色不變,輕描淡寫道:

「知曉了,退下罷。」

宮女們如蒙大赦,長抒一口氣,捧著衣物匆匆走了。

留下黎莘一人,形單影隻的佇立在路中央,蕭瑟難言。

黎莘:我不配做女人。微笑.jpg

————

不過既然寧姝窈來了葵水,她就有名正言順的理由不同她同房了。

黎莘特意去安撫了躺在床上的寧姝窈一番,她神色蒼白,秀眉緊蹙,想是腹痛難忍所致。

身為女人,黎莘表示十分理解。

「這幾日你安心歇息,讓她們好生伺候著,我得了空,就來看你。」

黎莘拉著寧姝窈的手,她的十指若削蔥,和面具人的仿似,都美的如玉琢一般。

她摸了一把,覺著觸感細膩溫潤,忍不住又摸了摸。

女人也好色。

寧姝窈卻似痛的無暇顧及她的輕薄,懨懨的點點頭,全然沒有上午的精神頭了。

黎莘和她說了會兒話,沒再打擾她休憩,兀自離開了。

進了偏殿,方覺如釋重負。

她緊閉了殿門,不許人進來,自己躲進內室,飛快的解開了胸前的束帶。

「呼……」

新鮮的空氣湧入胸臆,她頓時舒爽,整個人軟軟倒在床榻上,止不住用手揉了揉受苦的兩團柔軟。

這是她有史以來綁的最久的一回。

黎莘在榻上補了一覺,醒來時天已擦黑,周圍寂靜無聲。

發冠在她的翻滾下亂了,她隨手就拆下來,丟到一旁去。

內室時常備著淨水,黎莘散著長髮走下榻,倒出藥水洗去面上的妝容,撕下喉結。

因潑的急,水珠浸濕了前襟,她嫌棄粘的難受,索性扯開了里衣,露出胸口雪白的一片肌膚。

那束帶的紅痕還清晰可見。

寬大的衣衫滑落,露出半邊如玉的肩畔,她脫了裡頭的夾物,褲子也掉下來,一雙腿纖細雪嫩,半搭在榻上。

春色撩人。

盡收寧舒曜眼中。

某亙:

很久很久以後,大佬回想起自己裝姨媽痛的日子。

大佬:……你再說一遍?

某亙(乖巧):我什麼也沒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