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9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八】

面聖之路比黎莘預想的還要輕鬆,盈妃的面上工夫做的一絕,拉著寧姝窈左右來回的誇,好不親熱,肉麻的黎莘都快聽不下去了。

得虧寧姝窈還能保持住溫婉的笑臉,側耳細細聆聽,真摯專注。

反而是皇帝,待寧姝窈的態度很是冷漠。

讓黎莘摸不清兩人的想法。

好在這冗長的請安在午前結束了,黎莘封了親王,有了封地,卻沒有被送出去,而是如她猜想之一,暫居京中。

太子已亡,二皇子遠在京外,獨黎莘一人合適,且盈妃又得盛寵,這般看來,似乎離儲君之位不過一步之遙。

她表示自己壓力山大。

如今得了多少榮寵,風頭愈盛,日後就有多少危機,她尚且不能自保,盈妃又城府深沈,口腹蜜劍。

前途一片黯淡。

黎莘還想到了系統任務,那該死的尋找到攻略人物,撥亂反正什麼的,簡直見了鬼。

她都成婚了,傳說中的「女主角」還沒出現呢!

前有狼後有虎,她簡直是走在獨木橋上,自身難保。

府邸還未修繕完全,黎莘要攜著寧姝窈住在宮中,當然,宮人們的稱呼都變了。

「殿……王爺大喜。」

何姑姑滿面春風的出來迎她,黎莘見狀,只扯了扯嘴角,沒甚笑意。

喜個頭。

寧姝窈好奇的望著她二人,一雙美眸清波瀲瀲,顧盼生輝。

黎莘勉強笑道:

「你先去歇息,晚些我再來尋你。」

寧姝窈無二話,頜首應了,乖巧的退下。

何姑姑與黎莘進了偏殿說話。

「姑娘,這寧家人可不是個善茬,娘娘囑咐奴讓您小心行事,等日後……她自會想法子把那啞女弄走。」

如果說黎莘先前還心存猶疑,那這會兒何姑姑鬼鬼祟祟的一說,她瞬間就明白了。

寧姝窈不知情,估摸著也是個炮灰。

可她或許單純懵懂,那麼老謀深算的衛國公呢?別告訴她那也是個傻的,就算把她頭劈下來,她也不會信的。

她和寧姝窈,都是權利爭鬥中的棋子。

黎莘懶懶應了,又問她:

「那接下來的日子當如何?」

她可以迷暈寧姝窈一回,總不能日日迷暈她罷?

何姑姑笑了笑:

「姑娘,都安排妥當了,不必擔憂。」

黎莘將信將疑:

「要如何做?」

何姑姑四處張望了片刻,便貼過去,在黎莘耳旁低低說了幾句。

黎莘聽完,雙目微瞠,緊緊蹙起眉,怒斥了一聲:

「荒唐!」

什麼狗屁方法!

何姑姑頗為無奈:

「好姑娘,您憂心她做甚?」

黎莘暗道一句廢話,她又不是心狠手辣的盈妃,可不喜歡對無辜的人下手,還使得如此陰毒。

「暫且不必如此,我自有法子,把那人遣了去。」

何姑姑還要再勸,被黎莘怒目一瞪,也擰不過她,只得從了。

她走後,黎莘才頹下來,癱在椅上。

盈妃啊盈妃,李代桃僵是她,圖謀不軌是她,如今讓她娶了寧家女,為了不露馬腳,竟還想著每晚讓人來「取而代之」,毀了寧姝窈清白。

捫心自問,她自愧弗如。

這女人壓根就是喪心病狂了,不能以常人的想法去理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