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4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二】

是夜。

黎莘照例和寧姝窈共用了晚膳,回到偏殿。

方洗漱完,將身上「裝備」都卸了,何姑姑就推門進來,手裡還端著精巧的湯盅。

「姑姑?」

黎莘疑惑的望向她,

「緣何這時來了?」

何姑姑陪著笑,將那湯盅擺在桌子上:

「姑娘,那藥丸子吃多了,嗓子難免乾啞,不若喝一些雪梨湯潤潤。」

她突如其來的殷勤,讓黎莘心中生疑。

她走下去,揭開湯盅。

清甜的香氣撲面而來,粗粗一看,並沒有什麼不同的。

黎莘卻不敢貿然吃了,只道:

「剛用了晚膳,我如今還吃不下。」

何姑姑勸她:

「姑娘喝一些,不壓肚子。」

黎莘蹙起眉:

「姑姑擺在這兒罷,我一會兒再喝去。」

本以為何姑姑會繼續勸她,不想聽了黎莘這話,她竟爽快的應了,多說了一句讓黎莘趁熱喝一些,便拿了托盤轉身離開。

攪的黎莘也莫名其妙。

她用湯勺盛起一勺來嗅了嗅,除了湯水的香味,似乎也沒什麼奇怪的藥味。

只不過她依舊不會喝。

小心駛得萬年船。

黎莘放下湯勺,將雪梨湯盡數倒了,再放回桌上。

做完這些,她安心下來,不覺有些困頓,便打著哈欠回床上睡了。

燭火未熄,搖搖曳曳的昏黃暖黃,籠罩了她床幔中的身影。

夜幕漸深,子時已過。

寧舒曜即便在睡夢中,也時刻保持著警惕。

因此當殿門被推開的一瞬間,他幾乎是同時就睜開了雙眼,那人鬼鬼祟祟的摸進來,腳步踮的極輕。

他心中嗤笑,面上絲毫不顯,只做仍舊熟睡的模樣。

那人離的近了,伸手就來撩床幔。

寧舒曜眯起眼,鼻翼微微翕動,嗅到一絲淡淡的氣味。

他知道這是個男人,他的呼吸,腳步聲,與黎莘截然不同。

那他又是來做什麼的呢?

男人的手輕輕搭在了他的肩上,嗓音喑啞:

「王妃?」

三皇子……不,她的聲音?!

寧舒曜背對著他,並未見得他真容,只能憑借自己的聽覺來判斷。

這聲音像極了黎莘,當然是變聲之後的,然而細細聽去,又有些許不同,他在刻意模仿。

寧舒曜心中略有所悟。

他不曾動彈,那人便只當他睡熟了,心中慶幸的同時,不免口乾舌燥起來。

他遠遠的見過一次這位王妃,當時便驚為天人。

而現下,她就在自己身邊,任憑自己為所欲為。

男人舔了舔唇,視線下移,貪婪的流連在寧舒曜被錦被遮蓋的腰腹間,把寧舒曜惡心的夠嗆。

他的手緩緩撫上寧舒曜的腰肢……

快了,快了。

寧舒曜攥緊了手,胃中翻騰,幾欲作嘔,強自忍耐著。

待男人要俯身壓上來的瞬間,他猛的翻過身,五指成爪,如鐵鉗一般掐住了他的喉嚨。

與此同時,床外忽而出現了一道纖細的人影。

她手持銅制燈盞,幾乎是和寧舒曜一起出手,猛的敲在了男人的後腦勺上,發出沈悶的響聲。

「咚」的一下,遭了前後夾擊的男人昏厥過去。

寧舒曜迅速收手,神色瞬息變幻,轉為無辜驚惶之態。

「你沒事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