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7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十四】

兩人各懷心思的來往壹二,很快便到了歇息的時候。

滅了燈盞,屋子裏只燃著壹豆燭火,黎莘睡在裏側,寧舒曜則躺於外側。

他的姿勢極考究的,與她保持著距離,兩床薄被恰好與她分隔開,雙手平放在腰腹上,發絲鋪展開,嫻靜美好的如同仕女圖。

黎莘撐著胳膊,細細盯著他瞧了壹會兒,忽而開口道:

“姐姐,我睡不著,我們說說話可好?”

寧舒曜眼睫輕顫,緩緩睜開,困惑的望向她的位置。

仿佛在無聲的詢問。

黎莘就俯下身去,將頭輕輕的靠在她肩畔,姿勢親密。

寧舒曜身子壹繃,廢了好大的工夫,才忍住沒將她推開。

“姐姐可曾有喜愛的郎君?”

黎莘感慨著,因寧舒曜瞧不清她的神色,不知她究竟何意,自然猜不透她的心血來潮。

只是她發間清香縈於身側,肩畔隱隱感到溫熱,壹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就在心口氤氳開。

寧舒曜是不說話的,黎莘就自言自語,乍壹看,更似傾訴:

“我曾想過。”

才怪。

她裝的壹副懵懂少女的姿態,不過是為了詐寧舒曜,不知怎的,她心裏壹直有很荒謬的感覺。

這人……和面具人,好生相似。

她,抑或是他?

寧舒曜聞言,忍不住將目光落在她烏黑的發頂上,雙眼微瞇。

郎君?

這小丫頭整日想些情情愛愛的,哼,果不堪大用。

他心裏止不住泛酸,偏偏自己還壹無所知。

“實不相瞞,前些日子,我遇著壹個人。”

黎莘“嬌羞”的放低了嗓音,寧舒曜反而壹個激靈,直豎起耳朵,那些許的睡意也清空了。

“他——很有意思,同我往常見過的人都不同,慣愛逗我玩,雖有時候惱他,更多的,卻是……”

黎莘越說,寧舒曜就越是呼吸急促。

無怪他多心,她口中描述的人,依稀,仿佛,他極熟悉,怪不了他急切起來。

然而正當他癡癡等著答案時,懷中女孩的嗓音卻漸漸低去了。

那句話就停留在關鍵位置,緊隨而來的,是她沈靜綿長的呼吸聲,以及她枕在自己身上,略有些重的小腦袋。

寧舒曜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再三確認。

沒錯,她真的睡著了。

他頹然倒在軟枕上。

胸臆間情緒久久不能平復,他闔了闔眸,伸出空閑的壹只手,屈起手指,在她光潔的額頭輕彈壹記。

黎莘發出壹聲模糊不清的囈語,翻了個身,尋了個舒適的姿勢,抱著他的腰又睡了。

寧舒曜無聲的長嘆。

他動了動自己的胳膊,果不其然,被她壓的死死的。

大概是他的動靜讓黎莘不滿了,她喃喃壹句,蜷縮起身子,緊緊的貼在他的手臂上。

柔軟的觸感便直直的壓過來,等寧舒曜覺出不對勁時,他已經全然無法掙脫了。

她的胸脯隨著她的呼吸起起伏伏,攪亂了他的心緒。

他自詡不是正人君子,卻也夠不上卑鄙小人,此情此景,究竟是誰的不是?

寧舒曜藉著昏黃燭光望向她。

僅此壹次,下不為例。

他蠕著唇,無聲道。

再有下回,他就不忍她了,屆時如何,他可不能控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