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1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十六】

而祁甄則是張揚不羈,如同一隻露著獠牙的猛獸,生怕你不提防他,畏懼他。

這樣的模樣,像極了垂死掙扎。

平靜的將兩人分析了一遍,黎莘心中有了主意。

她不敢說現在就能確定選誰,若真要她說,一個都不喜歡。

一個是功力高深的偽裝者,一個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兩個人簡直是半斤對八兩。

心裡深沉的,她得處處小心。

肆意妄為的,偏又喜怒無常。

黎莘:現在罵系統坑貨還來得及嗎?

系統:【請玩家注意言辭,二次…】

黎莘:爸爸我錯了!

系統毫不理會:【二次警告。】

黎莘險些咬碎了一口牙。

王沛蓉和祁甄的對峙沒有持續多久,她堅持不讓祁甄去看望祁蘅,祁甄自然不會強行闖入。

他對祁蘅的死活毫無興致,來這裡,不過是來看他們的笑話罷了。

既然目的達到了,就該離開了。

這浩浩蕩蕩的人馬,離開時也一如既往的鬧出了響動。

只是臨出門前,祁甄卻忽而停駐了腳步,在王沛蓉瞬間緊繃的神色中,慢慢轉過身來。

他壓了壓帽簷,露出半邊側臉,似笑非笑的望向了秦媽懷中的黎莘:“野崽子,若是有一天他們不給你飯吃了,不妨來找我。”

他挑著眉,神態倨傲,眼中盛滿惡作劇似的笑意:“爺養你。”

說罷,便轉了身,大步流星的朝外頭走去。

王沛蓉氣的摔碎了桌上的瓷瓶:“混賬東西!”

黎莘怔忪的眨眨眼,半響,方才回過了神。

等等,

誰是野崽子?!

你這小兔崽子!!!

在祁家休養的日子,黎莘和小柴過的很好。

王沛蓉是一個真正的大家女子,也是個極好的當家主母。

那天的事件以後,黎莘看的出來王沛蓉是有些埋怨她的,但她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相反的,她對黎莘和小柴事事照顧,還專門命人為她們調理身體。

即使黎莘傷好後提出要離開,也被她溫柔的否決了,只說她們兩個小姑娘,出門在外難免不好,倒不如留在這裡。

小柴對王沛蓉感激涕零。

黎莘自然是知道感恩的,不過她總覺著有哪裡不大對,這種莫名的感覺,一直深深的隱藏在她心底,揮之不去。

這段日子以來,黎莘再未見過祁蘅,只能依稀的從秦媽口中聽到一些。

譬如祁蘅性子寬厚,溫和中正,待她們這些下人都極好。

譬如祁蘅雖不愛說話,也不愛笑,但對著夫人時截然不同。

還有關於祁家的一些事,祁家四位少爺,如今只剩下了祁蘅和祁甄,所有人都覺著,祁大帥寵愛祁甄,定是要捧他上去的。

說到這裡時,秦媽還有些忿忿不平,明顯是覺得祁甄不配。

黎莘都默默的聽了,偶爾應幾句,看著都是一副懵懂的神色。

她嘴又嚴,平日里都不怎麼出聲,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看起來靦腆又內向。

所以日子久了,秦媽就喜歡在她面前說些秘辛。

像她這樣的年紀,多少是有些八卦的,她服侍祁蘅夫婦許久,知道的東西自然不少。

而當中最讓黎萃震驚的,是秦媽一次無意中說漏了嘴。

聽說,祁蘅雖然和王沛蓉伉儷情深,兩個人平日卻都是分了房睡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