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4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一】

接下來的日子,兩個人都在安心的養傷,樓下的纖纖不知是嚇著了還是被禁足了,總之安份的待在房間裡,一步不出。

沒有人抬槓,還能大飽美色的日子,簡直不能太幸福。

即便那“美色”的脾氣有些大。

祁甄屈指在黎莘額頭彈了一記,不滿道:“儘管著自個兒吃了?”

正往嘴裡塞點心的黎莘吃痛,點心嚼了一半,把兩頰撐的鼓鼓的又說不了話,只能半是委屈半是埋怨的望著他。

祁甄蠕了蠕唇,示意她把點心餵過來。

黎莘很想說是她傷了手又不是你祁甄傷了手,怎麼還帶折磨傷員的!

可是她不敢。

所以只能親手把自己喜歡的點心餵進了祁甄的嘴裡,滿臉心痛的看著他吃了下去,然後

又張開嘴。

若不是兩人都負了傷,黎莘一定會再來一次'虎口奪食'。

現在的她只能妥協了。

祁甄的傷其實比她好的快一點,他是男子,尚且年輕,身子的恢復力自然不必多說。

他那傷口已經結了痂,偶爾會發癢,黎莘的就會幫他揉一揉,敷一敷,替他緩解下。

況且祁甄的身材堪稱完美,她完全不介意順便揩點油。

原先這活是王遠的,自從有一回王遠不在,由自告奮勇的黎莘接手,他就永遠的告別了這樁差事。

按照祁甄的原話來說,是王遠手太糙,刮疼他了。

王遠:寶寶心裡苦。

這天中午,他們用了吃食,祁甄就說傷口又不大舒服了。

黎莘做這個已經格外熟練,吩咐傭人去打了水放在房裡,自己挽上袖子,將帕子泡一泡,又擰乾水份。

彼時的祁甄脫了衣衫,背朝著黎莘,只露出那流暢的脊背線條,當中一條凹槽,肌膚光潔細膩,好看的緊。

他腰緊窄,後背的肌肉卻沒有少,連接著手臂的那一片,微微一動,就起伏出緊緻的形狀。

黎莘擦了擦那處傷口,擦了兩下,卻發現那痂被刮的揭了起來,露出下頭的淡粉色嫩肉。

貌似是要褪痂了。

她抽空瞥了祁甄一眼,看他闔著目,沒有絲毫不適的表情,心知他應該是不疼的。

她索性把這痂揭了,又把長好的新肉仔細的拭了拭。

做完這些,她讓傭人換了水,自己洗乾淨了雙手。

祁甄一動不動的,呼吸均勻,仿似是在方才的過程中睡著了。

她戳了戳他的背,看他沒做反應,就下手略重的捏了捏。

祁甄還是不動。

黎莘笑了笑,暗道一句睡的真死,就將那被子撩起來,打算給他蓋上。

被子堪堪的撩到一半,黎莘不經意的睨了睨他,卻恰好撞到他的眼珠子動了動,轉瞬即逝。

嗯?裝睡?

她挑高眉,用一根纖細的指尖點了點他的背,輕聲喚道:“爺?”

祁甄沒動靜,但睫毛微不可見的顫了兩下。

這下,黎莘是知道他真的在裝睡了。

她眨眨眼,惡向膽邊生,打算逗逗這會兒跟她裝睡的祁甄。

她脫下外衫,僅著了一條單薄的長裙,輕手輕腳的爬上了床,抬起腿,慢慢的跨坐在他腰上。

胸前兩團綿軟隔著薄薄的一層布料,在他背上若有似無的磨蹭著。

黎莘俯下身,在他耳邊呵氣如蘭:“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