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3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

黎莘哼了一聲,不理會他。

祁甄便挑了眉,一雙眼斜著,隱約的含了幾分警告:“不笑?”

黎莘這才沖他齜齜牙,很勉強的表示自己“笑”過了。

祁甄捏著她雙頰,低低道:“不笑的好看些,爺就把你送回那跑馬場去。”

黎莘瞪了他一眼。

明知他是逗弄自己的,她還是忍不住輕輕拍了他兩下,表達自己的不滿。

拍完以後,似是覺得這樣的自己幼稚的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笑的眉眼彎彎的,如拔開雲霧的暖陽。

祁甄這才滿意了。

他拉她一把,啞著嗓子懶懶道:“上來,陪爺躺會兒。”

地上雖然鋪了地毯,軟軟的倒也舒服,跪坐的久了,黎莘的雙腿還是有些難受。

是以當祁甄這般說了以後,她歡呼一聲,幾乎是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床,又順著被角呲溜一下鑽了進去。

被窩裡很暖和,帶著他身上淡淡的香味,黎莘一直覺得若祁甄是個女子,必定是活的極為精緻的。

他從來沒有讓自己狼狽過。

黎莘將半張臉埋進了被窩,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頭,滴溜溜的望著他轉動,看的祁甄莫名想笑。

他捏著她鼻子,把她那半張臉從被窩裡提了出來:“也不怕憋死。”

黎莘笑嘻嘻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尖,伸出兩隻纖細的手臂,順著他緊窄的腰肢,小心翼翼的摸了過去。

祁甄瞇了瞇眼,看不出情緒,但並沒有阻止她。

黎莘避開了他的傷口,環抱住他,將自己埋進了他懷裡,又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胡蹭什麼,你當你是貓兒狗兒嗎?”

祁甄頗為嫌棄的敲了敲她的腦袋。

黎莘的臉被他衣服埋住了,她也不反駁,就那麼悶悶的“嗯”了一聲,聽著還有些小嬌哼的味道。

祁甄本想再敲她一下,把她拉開,然目光觸及她在被子裡那纖纖弱弱的一團身子,手上的動作頓了頓。

最終,他化拳為掌,落在她頭頂,輕輕揉了兩下。

“孩子氣。”他輕笑道。

只話中的柔和與寵溺,大概連他自己都未曾覺察到。

兩個人迷迷糊糊的就摟在一起睡了,黎莘醒的早一些,見祁甄的面龐近在咫尺,腰間又箍著她的腰肢,就沒有動彈,乖乖的窩在他懷裡。

他安安靜靜的閉著眼,鴉青色的長睫,密密的排著。

墨色的朗眉,眉尾略揚,挑起時就囂張而肆意,如今沒有動作,倒是多添了一分清俊。

她慢悠悠的抽出手,指尖滑過他的眉,眼,鼻,最後落在唇上,輕輕的點了點。

雖然祁甄說話不饒人,性子又自我又蠻橫,可黎莘知道,他到底還有著一絲屬於'人'的血肉情感。

因為今天在跑馬場上,是他用第二支箭壓住了小柴的繩子,沒有讓她失了性命。

想來如果不是她突然的一擋,拿到印鑑的該是祁蘅了。

可是怎麼辦,她就是這樣的人,祁蘅不對她留情,她也不讓他好過,他想要的東西,她一樣都不會留給他。

她曾以為祁蘅是隱忍不發,胸有丘壑。

現在才發覺,他分明是個絕情絕心的。

不管是美人,還是江山。

他都不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