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七】

黎莘美美的睡了一覺。

再醒來時,身上已是清清爽爽,似乎被人擦拭過了。

她索性起了床,立時有傭人為她拿來了更換的旗袍,並言明祁甄吩咐了,今晚要黎莘陪他出去一趟。

一般這樣的話語,言下之意就是讓黎莘好好打扮了。

她看了看時間,就隨便吃了些小點心填填肚子,換了衣服,坐在梳妝台前,讓她們為自己梳妝。

畢竟是祁甄吩咐過的,不好太敷衍了

淡掃青黛,薄點朱唇。

如今並不是古時,黎莘就懶得往頭上堆首飾,只用那木簪束了。

現在人穿衣,多是棄繁從簡的,她這搭配,配上那素淨的一襲旗袍,瞧著便清爽乾淨。

由於黎舉起床時已是下午,徹底準備妥帖了,就趨近了傍晚。

祁甄的車正趕著日落西山回來了。

王遠上來喚了一聲,黎莘就披上了備好的雲肩,邁著細碎的步子,隨著他一同走了下去。

祁甄坐在車裡,一手撐在窗子上,正支著額假寐。

黎莘眨眨眼,伸手去點他的額頭。

祁甄本就是閉目養神,方才黎莘走來,自然而然的帶了一股子淺淡的幽香,絲絲縷縷的鑽入他的鼻尖。

他那時便知曉了。

而現在黎莘的指尖輕輕點在他額上,他嘴角一勾,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膽子大了?”

他眼角有些紅,但神色格外正常,黎莘揣測祁甄白天出門,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但他不說,她也不會去問。

“一貫如此。”

黎莘沖他拋了個媚眼,拋完自覺好玩,便嘻嘻的笑了起來。

王遠為她拉開了車門,她壓了裙擺,小心翼翼的鑽了進去。

不知祁甄是怎麼想的,今天的旗袍有些長,沒有以往方便,她的行動自然不如往日輕巧靈便。

祁甄見到她,心中那些煩悶就登時消散了許多。

她這會兒笑意盈盈的,兩彎秀眉細細的,一雙水色秋瞳,激激的泛著光,看著纖弱的模樣,怎的一笑起來……

跟個小娃娃似的。

祁甄捏了捏她的臉,發覺沒長什麼肉,反倒因為受傷又瘦了些,忍不住就開口道:“怎的瘦了這許多?”

黎莘和他鬧慣了,隨口便回道:“還不是爺將我的東西都吃了,”說著,還掐了一把他的腰,嘖嘖的嫌棄道:“看爺胖了這許多。”

祁甄:“???”

他胖?!

還有,那些點心難道不是他買的?

祁甄被她說的無語凝噎,正想回敬過去,冷不防前頭的司機又噗嗤一聲,笑的祁甄抬起了頭。

他平靜的睨了司機一眼。

司機忙掩住了嘴,將頭埋了下去。

有他這一打岔,祁甄那股子勁兒就沒了,他想了想,還是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小木盒。

木盒上有把精緻的小金鎖,黎莘好奇的湊過來,將頭貼在了祁甄的頰側,望著這小木盒。

祁甄打開木盒,就見裡頭鋪了一層絨布,絨布中央凹陷了下去,靜靜的躺著一枚通體翠綠的玉鐲。

他拿出玉鐲,牽過了她的手。

“戴上,”他邊說,邊把玉鐲套上了黎莘的手腕,“素成這樣,還當是爺虧待了你。”

其實黎莘的打扮並不算簡單,只那旗袍一項,明眼人就能瞧出來費了多少工夫。

但於祁甄來說,這還不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