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5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八十二】

夜幕來臨。

祁蘅來到了地牢之中。

祁甄被關了很久,整個人的狀態一直都不怎麼好,但祁蘅吩咐了,一定要用

最好的藥,吊著他的命。他要讓他活下去。

看著這所有的一切。祁蘅還記得小時候,幾個兄弟打鬧

他不小心將祁甄推在了地上,崴了腳。他口中說無事,可到了晚上,暴怒的

父親卻用鞭子將自己抽的皮開肉綻,喝令他向祁甄道歉。

他永遠忘不了那日,祁甄的笑容。大抵是從這時候開始,仇恨的種子就

在心底埋了根,日日夜夜的生長,最終讓他變成瞭如今這模樣。

祁蘅走到地牢前,祁甄靜默無聲的躺在石床上,身下胡亂的鋪了些稻草。

他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微弱,不仔細看,似乎都感覺不到他還活著。

快了,就快了。再過兩天,就是他接手一切的日子也是祁甄成為人彘的日子。

為了等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他讓人打開了牢門,朝著祁甄走了過去

因為太久沒打理,他面上蓄一層鬍鬚,將他下半張臉遮蓋了少許,襯著他

消瘦憔悴的神情,似乎當初那個囂張肆意的祁家九爺,蒼老了不止十歲。

他半闔著目,身上的衣物已經骯髒的看不出本來的顏色。

祁蘅將他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輕笑了一聲。

“我從未想過,有一天能見到你這副模樣。”

祁甄從小就壓著他,無論是容貌,還是寵愛。

他過的前半生,暢快淋漓。而現在,他狼狽的連路邊的乞兒都不如。

祁甄沒有回答他,好像睡熟了。祁蘅卻知道他清醒著,他居高臨下的

望著他,許久,才緩緩的蹲下身子,在他身畔,一字一句道:

“從今往後,世上再無你祁九爺。”有的,只是他祁蘅的階下囚,祁甄。

王沛蓉從噩夢中驚醒,額上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她咽喉乾渴如火燒,下意識的想喚人拿水來,嘶啞的喊了許久,竟是無人應答。

她只能撐著虛弱的病體,慢慢的去夠床邊桌子上的水壺。

水壺離她有些遠,她吃力的探出手,指尖一點點的往前延伸著。

就在她好不容易觸到了水壺邊緣的時候,她的手卻顫了一顫,一時沒拿穩,

將那水壺打在了地上。水壺摔地上,只聽得清脆的一聲響

那裡頭已經冰冷的茶水就流了一地。王沛蓉憤怒的嘶嚎了一聲。

地上那水漬凝了一灘,隱約間倒映出她的面頰,眼眶凹陷,雙頰削薄,仿似

黃泉來的惡鬼。她尖叫著用枯瘦的手摀住了面頰,小聲的啜泣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恍惚間,她聽到房門吱呀一聲響。

來人逆著光,讓面孔都模糊了,只剩下一道嬌小的身影。

但看那身形,明顯有些臃腫。她走到王沛蓉身前,掃了一眼地上碎片,嘴角輕勾:

“夫人渴了嗎?”

原是小柴。

王沛蓉瞪著一雙微凸的眼,又是驚懼,又是憤恨的望著她。

她吃力的托著腰,慢慢俯下身子,去拾地上那些碎瓷片:

“夫人,有些話,小柴想同你說。”她說著,將幾塊大的瓷片捧在手裡,

擺在了一邊的桌上。隨即,她粲然一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