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7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八十四】

只見寒芒一閃,那利刃割破血肉,帶出一蓬滾燙的鮮血。

卻不是祁甄的。

祁甄一邊的隨從不敢置信的摀住了自己的咽喉,鮮血如注,從他的脖頸中噴湧而出,很快沾濕了胸前的衣襟。他喉間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雙眼暴凸,赤紅著一雙眼去抓那個中年男人。男人冷冷一笑,手中利刃靈巧一翻

反手便扎進了他的胸膛,用力一擰一轉,將心臟搗的稀爛。隨從的手無力的虛抓了兩下,兩眼翻白,抽搐著身子倒下了。

這一幕同樣發生在其他隨從身上,四個中年人配合默契,手段狠辣,悄無聲息的就解決了牢內的四個隨從。剩下兩個人,其中那個背過身的隨從,也是極利索的擰斷了另一個的脖子。

地牢內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屍體,有看守者聽到動靜走過來,還沒等發出聲

音,就被他們解決了。不過片刻工夫,牢中的看守已經死的

一干二淨,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熏的人幾欲作嘔。

做完這些,幾人又回到了牢內,對著祁甄恭敬的行了一禮。

方才還有氣無力的祁甄此時已經坐起了身,雖面色憔悴了些,卻目光如炬,

頗有神采,哪還有絲毫的狼狽之態。他的目光在幾人身上掃了一圈,冷冷

沉沉的。

幾人俱是低著頭。良久,直至祁甄看的那些人脊背起了一層冷汗,他才輕勾了唇,緩緩開口:

“走。”

略顯嘶啞的嗓音,不怒自威。

窗外夜色茫茫,祁甄一步一步踩在濕濘的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腳印。

淡淡的草木香氣和土腥味,伴隨著微

涼的夜風,拂過人的面頰,帶出絲絲縷縷的冷意。

幾人護著祁甄來到了一輛車前。車門輕啟,一道纖細的身影從車裡走

了下來,她身上披了件石青色的斗篷,帽簷拉低,遮住了小半張臉,只露出一截瑩白的下頜。等祁甄走進了,她就抬了手,將帽子拉了下來,露出一張纖弱秀美的臉蛋。

她望向祁甄,彎著唇輕輕的笑

“爺。”

說著,便迎了上去。祁甄握住她的手,在她面頰上輕撫了

一把,眸中的柔情之色,如能沉溺人心.

“等久了?”

黎莘搖搖頭,轉身從傭人手裡接了套衣裳過來。

“那頭方開始沒多久,爺可要去洗漱?”她捧著衣裳問道。

祁甄接過了那套熟悉的軍裝,微抬了頭,遙遙的望向了遠處那一片光亮。

為了讓祁甄痛苦,祁蘅將地牢的位置設在了帥府的後院,一個極為隱蔽,卻

又極為冒險的地方。他想讓祁甄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屬於他,感受那種絕望和無力。

但現在,這卻是方便了祁甄。祁甄收了神,側身看向了身邊隨從,

問道:

“人弄來了嗎?”隨從恭敬的應了聲是。祁甄就笑了笑,來到了車邊,在這片

黑暗之中,還有一輛通體漆黑的小汽車跟在前頭的車後,不細看,就會融入背

景之中。

祁甄打開車門,對上了裡頭那人的視線。

那是個有些風韻的美婦人,她髮髻散亂,雙手雙腳被縛,嘴裡綁了布條,只

能吱吱唔唔的哀求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