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26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三十三】

連越書一覺睡到了天亮。

黎莘將一切都打理了,傍晚藥童本是喚了他們去用些吃食的,黎莘就同他說連越書累極了,已睡下了。

藥童進來瞧了一眼,見他雙頰紅潤,呼吸綿長,沒有多想,只當他是當真累極了。

黎莘有些小小的心虛。

以防不測,她還是讓藥童拿了些點心放在屋子裡,生怕連越書半夜醒來腹中飢餓。

是以次日連越書清醒時,那食盒還擺在桌子上。

他身上的衣物換了,身子也擦了,甚至連床單被褥都乾乾淨淨的,看不出絲毫的痕跡。

想來若不是他昨日清醒的記著那每一次的感覺,他會以為這只是一場旖旎的夢境。

連越書木愣愣的將自己梳洗了,冷水澆在面上,冰的他精神一震,思緒和理智也漸漸的回籠。

他又用力的潑了兩捧水,最后索性將整張臉浸在水里,藉此舒緩面上的滾燙熱度。

那,那種事不能再想了連越書腦中一浮起昨日的點點滴滴小腹就似若有所感一般,倏的抽緊了。

他忙將頭從水中抬了起來,用素帕拼命的揉擦著。

藥童推門進來,就見他這快要搓掉一層皮似的動作,趕忙上前奪下他的帕子,哭笑不得道:

“公子,您這是洗臉還是搓皮呢,瞧瞧,都紅了!”

連越書雙手撐在銅盆上,狠狠的吸了幾口氣,壓著噪子道:

“心裡頭亂。”

說吧,就又拿了素帕,往盆裡一丟徑自走了出去。

藥童一愣,緊著他追上去。

昨日解了毒的蒼空歇息了一晚,今日覺著身子鬆快許多,就特意請了幾人,想要好好道謝。

連越書被藥童帶著去了,黎莘卻不見踪影。

好在她日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眾人沒有多想。

連越書見她那位置空了出來,心裡頭一時亂成了一團,又是慶幸,又是失落,彷彿空蕩蕩的叫人挖了去。

所以蒼空說話時,他一直怔怔的出神,偶爾被藥童提點了兩句,他就敷衍的應幾聲。

他到底是蒼空的救命恩人,況且脾性本就有些古怪,蒼悟蒼空都沒在意,還好聲好氣的問詢他可是累著了。

連越書不願多待,應承下來,轉身就走。

看的眾人面面相覷。

羅盈袖見狀,一時記起昨日情狀,心裡頭的羞惱還沒過去,就不似往常那般追著他了。

連越書出了門,整個人無頭蒼蠅般的亂晃起來。

一會兒這轉轉,一會兒那瞧瞧,面上始終掛著煩鬱之色。

他迷了路,索性也不找了,就原地停下,開始去扯路邊的一叢灌木,將那些長勢極好的葉子一片片扒下來。

很快,這可憐灌木的葉子就落了一地,原先濃密的陰影空了一塊,透出些許的光線。

連越書正想再換個地方扯,視線冷不防的落在那空口處,竟是瞥到了一角熟悉的紅色面料。

他心口一跳,呼吸有片刻的停滯。

他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慢慢的穿過空口處,撫上了那片紅色的面料,輕輕一扯。

黎莘正喝著酒,袖子被這麼拉了一把,那口酒沒能進她嘴裡,反倒噗的一聲噴了出去。

她咳了兩聲,一抹下頜的水珠。

是哪個不識相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