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08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十五】

關於赤衣梟的傳言有許多,陳封不敢胡亂說,只言明此女武功高深莫測,當世真能同她對上的寥寥無幾,平日里不去招惹她便是。

武功高自不必他說,方才黎莘殺那三人的利落,和捏死幾隻螻蟻沒甚兩樣。

可連越書想的卻不是這個。

他雖不通人情,卻也發覺了這紅衣姑娘似乎待他有些不同。

那藥包,烤雞,還有帶他回羅家堡,乃至今日救了他性命。

這麼瞧來,不僅沒有如陳封所說那樣喜怒不定,還像是一一刻意保護著他一般。

連越書能想到的,身為女子的羅盈袖當然也能想到,她心思細膩,方才那一幕又完整的瞧了進去。

分明是赤衣梟救了連公子一命她心中慶幸之餘,又隱隱的有些不滿。

赤衣梟來這一出,連越書定是要將她記住了,方才他主動問起陳封,又追著她離開的方向去,就是很好的證明。

再者說,這赤衣梟雖古怪的用紅緞蒙了眼,辨不清容貌,可那顯露出的眉鼻唇頰,巧奪天工,讓她都不由有幾分驚豔之情。

此女若不是醜若無鹽,必定貌比天仙。

這麼一想,羅盈袖就有些暗暗的焦躁。

但如今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們將留下的屍體檢查了一番,翻出的幾個藥瓶子都給了連越書。

至於車夫的屍首,還是拽了個地方好生安葬。

藥童被踹一腳,受了些傷,陳封看著也面色發白。

雲詩瞥了羅盈袖一眼,又看了看連越書,便道:

“我去趕車,煩勞小神醫替我師兄治一治。”

連越書正打開藥瓶輕嗅,聞言頭也不抬道:

“我只治你們蒼山派一回,替他治了,你們那甚長老我便不管了。”

他對陳封是沒甚惻隱之心的,說起來,今兒這場災禍還是他們招惹來的。

可仔細一想,若沒有他們,紅衣姑娘也不會現身。

連越書的眼珠轉了一圈,趕在雲詩發怒前就開口道:

“不過,若你們答應我一事,這點小傷,治便治了。”

雲詩聽了就不滿道:

“你這人怎的不講道義?!”

她口氣有些衝,陳封怕她激怒了連越書,忙拉了她一把:

“行了,莫要胡鬧,這事與小神醫無關。”

雲詩咬著牙瞪了連越書半晌,被陳封一拍,跺跺腳,忿忿的撩了簾子就出去了。

連越書神色平靜,似乎壓根沒將她放在心上,自顧自的擺弄著藥瓶。

陳封捂了捂傷口,額角滲了細細密密的汗,普通的傷倒不會怎麼傷了他,可王焦是個毒人,這一掌厲害的不是內力,是裡頭含的毒。

他看了看自己的傷處,一枚青紫的掌印愈見清晰。

許是瞧出了陳封的為難,羅盈袖蹙了蹙眉,還是輕聲問了一句:

“我瞧陳少俠有些不大好,不如你告訴他,要甚條件?”

陳封聽了,立時來了精神“羅姑娘說的是,小神醫不如先說說在下力所能及之事,必不推辭。”

連越書掀了掀眼皮,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玉瓶,撥了紅布,倒出一粒通體雪白的藥丸:

“喏,你拿三壺酒同我換,”

頓了頓,他又補充道:

“必須是最好的佳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