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16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二十三】

是夜,接風洗塵後,蒼悟讓眾人早早的歇下了。

蒼空自毀容後,便不願輕易見人,蒼悟索性讓他們都養足了精神,再說醫治一事。

連越書在清點隨身帶來的瓶瓶罐罐,藥童在一旁幫襯著,見他如此認真,就忍不住開口問道:

連越書翻著單子,隨意的應了一聲。

藥童轉了轉眼珠子,討好的笑著 湊上前,對他道:

“那羅姑娘和紅衣姑娘,你喜歡哪個'”

連越書聞言,不由愣了一愣“問這個做甚?”

藥童笑嘻嘻道:

“我瞧那羅姑娘,心悅公子的緊!”

連越書皺了皺眉,將單子又翻過一頁,把對應的瓷瓶挪向一邊:

“莫胡說。”

藥童心道這約莫是不喜了,就換了表情,賊兮兮的壓低了嗓音:

“那紅衣姑娘呢?”

一說到黎莘,連越書的神色幾乎是瞬間就發生了變化,他垂了頭,有些緊張的絞著手裡的書頁:

“莫,莫胡說,讓她聽了可如何是好!”

他雙頰泛了淡淡的紅,掩飾性的咳了兩聲。

呵,這個瞧上去就是喜歡了。

藥童暗自咂摸道。

不過也是,這紅衣姑娘畢竟救了公子一回,武功高就罷了,雖說失了明,可那容貌也是的的確確的好。

他不比連越書,幾乎從未下過山,平日里採買東西,都是吩咐了他去做的,是以那人情世故,他也是清楚明白的。

“公子,我聽人說,姑娘們都愛戴些花兒的。”

連越書聽到耳裡,面上卻瞪他一眼“我又不是姑娘,同我說這做甚。”

話雖如此,心裡已是默默記下了。

所以第二日,黎莘方起身不久,就見連越書在自己的房門外轉了一圈又一圈,像個無頭蒼蠅似的。

“有事?”

她平聲問道。

連越書被她的突然出聲驚了驚,下意識的掉頭就跑。

可跑了沒幾步,又像是忽而想起了什麼,噔噔噔的跑了回來,將緊緊攥著的東西一把塞進了黎莘的手裡,這才紅著臉跑開了。

黎莘望瞭望他的背影,又低了頭看看手裡的東西,有些困惑的皺了眉。

給她……狗尾巴草幹嘛?

連越書送完東西,一氣兒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忙不迭的關上了門。

他坐到了桌邊,狠狠的灌了一大口涼茶,覺著臉上的熱度下去了不少,這才長長的抒出了胸臆間的濁氣。

但他一時間又心癢難耐,就踮著腳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門邊,偷摸著打開了一條門縫,巴巴的往外瞧。

外頭安安靜靜的,空無一人。

連越書看了許久,從一條縫隙到房門大開,都再沒見到那一襲緋衣。

他不由有些失落。

“喝酒?”

正當他垂頭喪氣的往回走的時候,窗口忽而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

連越書猛的抬了頭,雙眸瞪的滾圓。

就見黎莘半倚在他窗台,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小小的兩隻酒壺。

她還是那副淡淡的神情,卻莫名的讓人覺著柔和了不少,就是往日灼眼的紅衣,這會兒都淺了許多。

連越書忙將桌上的茶盞拿了一隻,朝著黎莘走了過去。

黎莘傾斜了其中一隻,細細的涓流落入他盞中,透出清澈漂亮琥珀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