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18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二十五】

等連越書幾人走遠了,羅盈袖方從屋子裡探了頭。

她望著幾人的背影,又看看黎莘的廂房,暗自咬牙。

她吸了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情緒,踏著小碎步往黎莘房門前走,及至到了門前,她伸了手,輕輕叩響房門。

無人應答。

她又敲了幾次,屋子裡仍舊是靜悄悄的。

羅盈袖抿了唇,緩緩的將房門推開輕朧的床幔被風輕輕拂動,床榻上空無一人,屋子裡的東西好好的擺著,彷彿不曾有人居住過。

她悄無聲息的走進來,緩緩闔上房門。

桌上擺著一壺已涼的茶水,窗台邊整整齊齊的碼著一排酒壺,羅盈袖上前晃了晃,發覺都裝滿了酒。

她蹙了眉,有些不明所以。

這女人,還是個嗜酒如命的?

放下酒後,她就在房間裡打量了起來,梳妝台上空無一物,除了一面銅鏡,就只剩下了一把木梳。

那些包袱行囊,似乎也不見踪影。

羅盈袖自顧自的翻找著什麼,渾然未覺她的頭頂上方,那橫梁之上,一道熟悉的紅色身影正悠哉悠哉的晃著腳。

黎莘將一縷髮絲籠在胸前,用手指捲著把玩。

當看到羅盈袖已經將手摸上了床褥,在枕頭下方掏摸的時候,她忍不住無聲的笑了。

毫無疑問的,又被系統警告一次。

羅盈袖並非一無所獲,她在枕頭下掏了半天,還真讓她掏了一個小木盒出採。

她畢竟是盟主之女,換成以往,早對這偷雞摸狗之事嗤之以鼻。可今時不同往日。

她非得瞧瞧這妖女有何巫術,竟是將連越書迷的暈頭轉向的。

那木盒子扣著一把精緻的金鎖,羅盈袖試探著將它置於耳邊輕晃,只聽得里頭嘩啦嘩啦的想,恍若盛著水一般。

但若是水,這會兒不得早漏出來了。

她捏著鎖犯了難。

把鎖弄壞了,待黎莘回來了又如何是好?

可不打開這盒子,她又不甘心。

羅盈袖躊躇的光景,黎莘已無聲無息的落了地,緩緩的來到了她後方的位置。

一邊抽出了墨蕭,一邊探出手,在她肩頭輕拍了一記。

羅盈袖本就心驚膽戰的,這一拍,她整個人就猛地一震,一手扔了木盒,一手就做掌拍了過去。

黎莘眼疾手快的撈住木盒,墨蕭狠狠擊在她手腕上,疼的她一聲低呼,力道卸了大半。

她不急不緩,扯住羅盈袖胳膊一壓一扭,那墨蕭就抵在了她咽喉上,帶著刃的那一面,緊緊的貼在她肌膚上。

只要她輕輕用力,就能隔斷她的喉嚨。

如此近的距離,黎莘眼上那紅緞就顯得愈發的詭異,羅盈袖覺得有兩抹空幽的視線落在她面上,逼的她背心一陣一陣的滲汗。

“偷?”

黎莘的墨蕭又往上一寸,迫使羅盈袖不得不抬了頭,面色漸漸發白。

她單知曉她武功高深莫測,卻不曾料到一隻手就能輕鬆制服她。

“我……我只是來尋你的。”

她閉了閉眼,強忍住話語中的顫音。

黎莘嗤了一聲,不無譏諷道:

“謊話連篇。”

羅盈袖自小就被寵著長大,雖面上有醜陋胎記,礙著羅凇的緣故,也無人敢多碎嘴一句。

換言之,她是有些小性子的。

是以聽了黎莘的話,說不惱怒,那是 騙人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