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28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三十五】

隔一天晚上,黎莘就被連越書的酒勾了來。

她也不想這麼沒骨氣,可這酒味聞著著實是香,不知連越書從何處弄來的,她品酒無數,還沒嚐過這樣的。

一如既往的,酒一共有三壺,整整齊齊的碼在窗口,其中一壺開了半個口

子,除了酒香,還摻雜著一股說不清道:

不明的異香。

黎莘一現身,連越書就不由分說的把酒壺塞進了她懷裡,笑瞇瞇的望著她。

如此近的嗅聞,這酒香越發的濃烈了,黎莘鼻翼翕動,不疑有他,仰頭就灌了一口。

灑味她是嘗不出來的,喝在口中如清水一般,所以她飲酒,飲的就是那香氣。

黎莘一口氣喝完了三壺,期間連越書還同她閒話了半個時辰,總讓她覺著有些古怪。

是以酒壺一空,她就轉身離去了。

連越書拎著酒瓶子聞了聞,一對修眉凝成了麻花。

他又拿出一壺備用的,往杯中倒了小半杯,喚了藥童喝了。

一開始,藥童只覺著這酒辛辣的很,入喉極嗆,回味卻又甘甜,絕對算得上是佳釀。

可他喝完了又被連越書按著靜靜的坐了片刻,身上就有股子說不出的難受感,似乎有兩團小火苗左沖右撞的,一股往腦袋去,一股往下腹去。

他暗道不妙,忙伸手一捂襠,和連越書告了罪,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連越書拉都沒能拉住。

他將藥童的反應看在眼裡,知曉自己的藥不曾出錯,那麼,莫非是因為男女體質不同?

他思來想去,又叫了個小丫鬟進來

倒了一小口讓她喝了。

小丫鬟喝了以後,不到片刻工夫,整張臉就紅通通的成了個蘋果,雙眸也漸漸渙散,坐在位置上扭來扭去的。

連越書了然,將解藥融在茶水里,給她服下。

轉眼她就恢復了正常。

小丫鬟出去後,連越書沉沉的嘆了口氣。

他配這藥,事實上對人體質無害,無非是催生陰陽交合,甚至還能將身子調養一二呢。

但他心裡憋著一股氣,就想證明給黎莘瞧瞧,那晚他們並非是什麼都不曾發生。

可現在想想,這樣折騰,又有甚用?

即便黎莘身上出現了藥效,他也不能……不能再同她那樣了。

不然自己就成了個小人。

他掏出胸口的藥瓶,將裡頭的汁液盡數傾倒在了窗外,那股奇妙的異香隨風飄散開,極快的消融無形。

罷了罷了,師傅說了,隨緣便是。

連越書回到了桌邊,越想越是苦悶,就索性將那大半壺酒一口氣兒喝了,又滿飲了一整瓶解藥,抱著鼓脹脹的肚子,昏昏沉沉的倒在床上。

一醉解千愁。

他這邊睡的熟了,門外的黎莘卻笑了。

她離開後不久,就覺著唇齒間這味兒有點不大對勁,想著還是回來問個清楚,沒料到竟是看完了整個過程。

這呆子,果然是傻。

那小丫鬟喝了解藥就罷了,他也不想想他那可憐的藥童,今晚該是如何難敖。

所以她乾脆幫了他一把,封住他的穴道,讓他安穩一些。

黎莘從窗口翻了進來,因著夜色深沉,她解下了紅緞,好讓自己能看的更清楚一些。

連越書正抱著被褥呼呼大睡,雙頰暈著兩團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