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06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十三】

外頭站著的卻不像是劫道的。

連越書從車裡出來,正見陳封雲詩和五個黃衣人對峙著。

那五人俱是面容平凡,面色發青,他

粗淺的一瞧,就知他們是被人長期餵了毒的。

就听陳封怒喝一聲,對領頭的道:

“王焦,你這是何意?!”

被喚作王焦的男子聞言,似笑非笑的嗤了一聲,對著陳封道:

“你蒼山派不將東西交出來,我自然只能來尋你的麻煩。”

他說著,對手下幾人打了個手勢,那五人就分了兩撥,朝著他們包圍而來。

“我倒要看看,蒼空那無恥老兒,會不會眼睜睜瞧著你成為廢人!”

說到最後一句時,他話語中便透出了幾分狠戾。

在場的除了陳封和雲詩,誰也聽不懂王焦打的啞迷,就是羅盈袖也一頭霧水,想要去問陳封時,卻見他已握緊長劍,直衝王焦而去。

隨著他們的爭鬥開始,這頭的四人也以餓狼之勢撲向了他們。

羅盈袖顧不上許多,抽出腰間軟鞭,同一人纏鬥起來。

車夫也會些武藝,可遠遠不及這幾人高深,不多時就被抓住破綻,一刀抹了脖子。

直至鮮血蜿蜒而來,連越書才有所反應。

藥童推了他一把,急切道:

“公子快走!”

不得不說,王焦帶來的幾人都是一把好手,羅盈袖自小習武,卻也只能同他

們兩人堪堪打個平手,自顧不暇。

再看那頭,陳封與王焦打的難捨難分。

雲詩也被一人纏住了。

還剩下一人。見藥童和連越書形單影隻的站著,就握著刀朝他們逼了過來。

他刀上還沾著車夫的血,配上那青白的面孔,有種說不出的猙獰之色。

藥童擋在連越書身前,額頭冷汗直冒。

連越書望著他,怔怔出神,似是在思索著什麼。

藥童急的焦頭爛額,眼看那人已到了身邊,他一咬牙,衝著他就撲了上去,好歹能為自家公子拖拖時間。

那人卻對他沒甚興趣,直接一腳踹開,舉著刀就劈向連越書。

藥童的驚呼聲喚回了連越書的神智,羅盈袖顯然也看到了這裡的情況,忍不住尖叫道:

可這會兒過去,也為時已晚。

連越書眼睜睜的看著那刀上寒芒一閃,一股勁風夾雜著濃郁的腥味,朝著自己的面龐狠狠襲來。

不過是瞬間的工夫,刀口幾乎要貼上他的脖頸。

連越書瞠大雙眸,喃喃一句“長命草……”

他說的極輕,他面前那人壓根沒聽見,還當他是害怕了。

他獰笑一聲,用力一砍。

然而

只聽得一聲金鐵交鳴,男人的刀不僅沒有砍中連越書,反而從中斷成了兩截,一截飛了出去,一截則是擦著連越書的臉頰,帶出細細的紅痕。

他雙臂被震的發麻,虎口直接開裂滲出殷紅鮮血。

還未等他反應,就見面前紅影一閃,一把古怪墨蕭擊在他腕骨上,咔嚓一聲,雙手就軟綿綿的垂了下來。

緊接著,墨蕭在那人手中轉了一轉,她手臂軟弱無骨一般,自他胸膛而上,帶著不容忽視的銳利之意,直接貫穿了他的咽喉。

他雙目暴凸,不敢置信的望著面前的緋衣女子。

紅緞蒙眼,魚骨重梟。

赤,赤衣

男人口中含糊的嘶鳴兩聲,唇邊逸出血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