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70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十三】(H)

興許是察覺了他的念頭,黎莘的腿下意識的一合,將他阻於門外。

可很快的,她反應過來。

輕掀眼瞼瞥了薛江沅眼,黎莘咬咬唇,緩緩張開了。

薛江沅自然欣喜。

她願意接納,便是對他最好的鼓舞了。

黎莘是見過他的手的,骨節修長,掌心帶著薄繭,並不似世家公子那般細膩,反倒有些粗糙。

常年征戰之人,哪會有一雙養尊處優的手。

如今這手按在最為柔嫩的腿內側,那繭子滑過肌膚,沙沙的,還透著微微的刺疼。

偏偏這疼,帶著些難以言喻的癢。

春情湧動,花蕊逐綻,春蜜似剔透露出,滴落在圓鼓鼓,粉嘟嘟的肉瓣兒裡,滑溜的如綢漿一般。

冰涼的指尖輕戳著穴口,在戶外徘徊不定。

黎莘的膝彎並起來,情難自禁的磨蹭著他的手臂。

薛江沅正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打著轉,舌尖滑過臍兒,慢悠悠的往下推移。

“唔”黎莘忍不住摀住了嘴,秀眉緊蹙,似歡愉,似痛苦。

靈活的舌尖探尋著那芳草萋萋之地,嚐遍甜津津的蜜露,揉弄的媚肉縮縮放當,又擠出大片清透的溪水。

待她徹底繳械投降,薛江沅方才仰起頭。

如今,他算知曉何為滴露牡丹了。

正當他還要繼續時,黎莘卻伸出一隻軟弱無骨的手,搭在他臂肘上:

“夠了,”她帶著鼻音,呢喃儂語:“上,上來吧。”

天知道她說這話時,拋開了所有的羞恥之心。

薛江沅一怔,旋即才反應過來。

因著歉疚,他極盡溫柔耐心,即便身下脹的疼痛難忍,也故意忽略不計。

現下得了允許,哪有不歡喜的道理。

他稍稍起身,黎莘就垂下眸,慢慢的屈起雙腿。

修長的男體嵌入她身子,兩股之間,-把利劍已出了鞘,雄赳赳氣昂昂的抵著她。

雖沒有溫度,還是讓黎莘咋舌。

這人好生能忍。

那物粗碩挺拔,方蹭入一個圓頭,就撐的花徑略顯飽脹,薛江沅不願傷著她,愣是屏著呼吸,一寸寸的往裡頭挪。

半晌工夫,才入了一半,卻覺著身子快裂開了。

按理說,黎莘是開啟了海納百川技能的,不會如此吃力。

只是原身這身體本就有些特別,私處比旁人來的窄小,碰.上天賦異禀的薛江沅,自然要吃些苦頭。

好在這回不像上次那般硬碰硬。

她抓著他的肩膀,當做了可供蹂躪的布帕,揪了一回又一回。

但手下的腱子肉滑不溜手,除了掐出些紅印,連個傷口都沒落下。

平日里瞧他,再是清矍不過,一身素袍身形瘦削,卻不知裡頭這樣有料,健壯如磐石刻鑄裙伍肆捌零玖肆零整理。

黎莘吸著氣,努力吞吃著那莽莽巨物。

待兩人身上都湮出一層汗,才總算是成了事。

花徑已撐的滾圓,嫩肉微翻,連春露都淌不出半滴。

薛江沅埋頭在她側首,她的面紗拂過他臉頰,沾了他的汗珠,又極快的消失不見。

“疼麼?”

他勉強穩住情緒,輕聲問道。

黎莘哪裡還會疼,只脹的難受,小腹都要鼓起來

她沉默著不語,用手用力的掐了他一把。

薛江沅這才低低笑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