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7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十六】

黎萃心虛的用帕子捂了捂滾燙的面頰。

她總不能說,自己夢見薛江沅要掐死她吧?

好在薛江沅並沒有過問的打算,等她恢復了一些,收了帕子,又遞了一杯溫水給她。

黎萃眨了眨眼,笑道:

“你如今能取物了?”

看來,今晚的複生應當沒有多大問題了。

薛江沅並未說話,只頜首。

黎萃默默吐槽他一句高冷。

可她不知曉的是,待薛江沅走出門外,臉上那冷淡的模樣就瞬間崩塌了下來。

他抿緊唇,長抒了一口氣。

莫在想,若她想自此別兩路,便分開罷。

他有何立場要求她。

一扇門分隔兩人,各懷心事。

黎萃磨磨蹭蹭的到了晚上,見日頭徹底落下,她的精神這才恢復了。

她將早已準備好的物件收在一起,連同兩個封印了的木匣子,一為凶煞,一為孤魂。

這孤魂,便是用來減凶煞的煞氣的。

他們熟門熟路的到了郡王府,彼時黎萃已猜到了,薛江沅的院子之所以空無一人,定是安排好的。

但她並不想管這些,只要不是來阻攔她的就成。

她取出符紙,貼著棺槨擺好了陣法。

那枚圓珠,則被她塞進了'薛江沅'的口中。

“一會兒無論瞧見了什麼,都不要驚慌”

在薛江沅緩緩躺入棺中時,黎萃肅著臉如是囑咐道。

他的面龐漸漸和身體融合,嗓音也低沉了下去:

“我明白。

說罷,徹底回到了身軀之中。

黎萃凝神定氣,咬破指尖,點了硃砂,在他額心畫了幾筆。

待到他身上死氣漸散,她便打開了木匣子,抓著那痴癡呆呆的野鬼塞了進去。

說是附身,其實不過是粗粗的浮著一層,這鬼魂被她打散了兩魂,充當薛江沅極為虛弱的那一魂。

萬事俱備。

黎萃整個人都緊繃起來,一手握著符,一手將木匣子放在地上,緩緩的撕去了那道封符。

幾乎是瞬間,淒厲的尖嚎充斥了整個屋子。

濃郁如墨的黑煙翻騰,伴隨著扭曲的數十張鬼面,在屋內瘋狂的撞擊著,想要衝破木門的阻礙。

但是門外早已貼好了符咒,它根本無可奈何。

黎莘屏息,不動不語。

凶煞尋門而不得後,便注意到了地上的棺槨。

沒有絲毫猶豫,它化為一團黑色瘴氣,從薛江沅的口鼻絲絲縷縷的竄入。

被壓制的一魂開始鳴。

黎萃抓住時機,以符咒封住薛江沅口鼻,與此同時,他含住的圓珠逸出淡淡光澤,開始消融凶煞的血戾之氣。

察覺到不對的凶煞還想逃逸,已經落了下乘。

黎萃抹了抹額際的汗,吊在半空的心也落了下來。

可惜,她沒局興多久。

圓珠吸飽了煞氣,野鬼的一魂也因承受了大部分煞氣而消散,接下來本該是由她留在他額頭的定魂咒磨去最後一部分。

但令黎莘意想不到的是,那符咒竟隨著翻騰的煞氣,瀰漫出腥臭的血霧。

她臉色倏然一變。

不可能,這不可能。

硃砂是一直隨身帶著的,怎麼會讓人動了手腳?!

薛江沅的面色開始變化,印堂之間本該光明開闊,如今卻似染了墨,黑氣繚繞。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