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66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二十二】窗下撩人

黎莘有些不解其意,一時分不清崔子瞻在想什麼。

他究竟是對她有心,還是無心?

那晚她故意刺激,但他拒絕的這樣乾淨,她都做好了要得他冷臉的準備。不想只是離開了一段時間,怎麼這人就跟換了個魂一樣。

她捉摸不定,想了想,還是決定把這首飾送回去,探一探他的想法。

所以這盒子又被原樣還了回去,只不過被她吃空的上層裝滿了她親手所做的點心。

那邊的崔子瞻收下了,黎莘也就放了心,預備等待著看他的表現。

可惜,這盒子點心沒有翻起一點水花。

崔子瞻就像不知道一樣,揭過了這事兒,倒把黎莘惱了個好歹。

這人逗她玩兒呢?

她心中有氣,這晚便早早的讓桂馥伺候她洗漱,一身清爽的去歇息,不去想崔子瞻這惹人心煩的禍水。

屋子里擺了冰盆,溫度恰到好處,她穿的清涼,只蓋了輕薄的絲被,青絲松松的鋪在了枕上,舒適愜意。

她翻了幾個身,就有了些許的困意,眨了眨沈重的眼皮,朦朧間就要睡去。

然而——

「篤篤篤。」

窗邊忽而傳來一陣叩響,把黎莘那丁點的睡意給踢到了九霄雲外。

她揉了揉眼睛,有些愣愣的坐起。

「篤篤篤。」

似乎是見她沒有反應,那人又輕輕的敲了幾下。

這個點,桂馥也去歇下了,黎莘攏了攏被睡的散開的衣襟,腦中不覺浮起了一個猜測。

這場景,有些熟悉。

她當初不就是這麼去敲崔子瞻的窗的嗎?

抱著半是懷疑,半是期待的心態,她穿了繡鞋,小心翼翼的起身,跑到窗前支起了窗子。

堪堪開了一條縫隙,她就見到了那雙熟悉的鞋履。

頓時心中大定。

只不過表面工作還是要到位的,是以她換上一張懵懂的俏臉,疑惑的望向了來人。

正是崔子瞻。

他見黎莘當真開了窗,不由得挑了挑眉,輕笑道:

「嫂嫂倒是有魄力。」

他不是尋常的打扮,發冠有些鬆散,著了一身月牙白的衣衫,襯的那面龐益發的柔和俊美。

說話間,那撩人的桃花眼流曳光澤,瀲瀲灧灧的暈了淺暉,說不出的好看。

黎莘愣了愣,聽出了他的取笑,立時就不開心了。

她冷哼一聲,作勢就要去關窗。

崔子瞻忙上前一步,撐住了那窗子,一時哭笑不得:

「不過是玩笑罷了,你竟這樣氣惱。」

黎莘剜他一眼,眼波粼粼,平白多了幾分微惱的嗔意:

「怕污了叔叔的名聲。」

說著,就要去推他關窗。

崔子瞻心知她生氣了,也不害怕,只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扯近了一些。

黎莘不防他的動作,下意識的探出了半個身子,將將好湊在了他的面前,不過一寸,就要觸上那對薄唇。

她不由得怔住了。

崔子瞻彎了嘴角,伸手從懷裡探出了那只釵子。

他們距離極近,呼吸間都是對方溫熱氣息,纏綿悱惻。

崔子瞻也不避開,反倒抬了手,將釵子握在了她的手中,又緊緊的包裹住了她的柔夷,讓她無法掙脫。

「本想親手為你簪上,如今,只得這般了。」

他說著,拈起她一縷秀髮,置於唇邊輕吻,繾綣眷戀。

那雙含情眼眸就這麼專注的凝著她,讓人忍不住沈溺其中,不願抽離。

分明只是她的一縷頭髮,黎莘卻覺得,他的目光已經吻遍了自己的每一寸肌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