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84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四十】冰火兩重天(H)

這場鬧劇,最終還是由崔子膽收場。

他只對崔君實說了一句:

「既是哥哥定下的,哥哥去娶回來便 是。」

崔君實哑然。

他深諳這個弟弟的脾性,莫看他這會 兒眉眼含笑的溫和模樣,真要認真起 來,決計是不留餘地的。

那晚他被他扔進湖里,至今心有餘 悸。

只是他捨不得近在眼前的大好機會, 仍是忍不住挣扎,想抬出兄長的身份壓 人:

「長兄如父,我...」

話未說完,就聽黎莘嬌喝一聲:

「長嫂如母,我不願定這門親事!」

崔君實一口氣又被堵在了嗓子眼兒 里,梗的他室問萬分。

可崔子瞻並不幫他解圍,他也沒了多 餘的法子,只能拾掇好這通身的狼狽, 灰溜溜的走了。

留下黎莘和崔子瞻四目相對。

是夜,黎萃的屋內已經滅了燈。

柔細紗幔輕輕垂落,遮擋住一床春色。

黎莘跨坐在崔子瞻身上,一手捏著飽 滿的乳兒,肆意揉捻,一手則按在他緊 實小腹上,帶動著身子前後摩擦。

她青絲鬆散,黑黝黝的垂在頸後,宛 如一匹上好的墨級,愈發襯的背部肌膚 細膩如瓷,潔白勝雪。

鼓脹的花瓣微微分開,將粗碩陽物裏 在軟嫩的縫隙中,微凸的珠蕊時不時 的刮過,激起身子的陣陣戰慄。

崔子瞻捏著她腰肢,喉間逸出低吟。

晶亮的春蜜塗抹出一層粘膩,伴隨著 她的動做咕啜作響,她臀肉肉飽滿,蜜桃 一般,偶爾撞擊在他身上,泛起雪色肉浪。

待到那快感快積蓄到極致了,她便松 了手緩緩往下,配合著身子,撫觸那膩 滑滾燙的陽物。

小巧柔夷捉住兩團圓球,包的滿滿當 當,卻不忘耐心的撫慰。

崔子瞻想要起身,反客為主,卻又被 她一把推到,任意作為。

仔細看時,才發覺他雙腿被分開 起,纏了大紅的緞帶,帶出一股綺麗之 色。

黎莘身子敏感,來的也快,不多時便 嬌哼著軟在了他身上。

可崔子瞻還遠不曾滿足。

黎莘也不虧待他,歇息片刻,就拿了 端起床邊的一個茶蓋,輕抿了一口。

她雙頰微鼓,含了水,將頭湊在他腿 間,握著脹紅的玉柱吞了進去。

一陣冰涼自那處騰然而升,伴隨著她 「嘖嘖有聲的舔弄,柔軟的小舌舔過頂 端的鈴口,讓他不自覺的愛了眉。

--太過舒爽。

這般一陣後,她將口中的凉水吐到了 一旁的盆孟里,復又拿起另一被茶蓋, 吹了吹熱氣,抵了一口。

冰涼的勁頭還沒過,就換成了一陣灼 熱的愚意。二者交織,那種自脊背攀升 的酥麻感,簡直來勢洶洶。

崔子瞻這下終於明白,黎莘說要送他 一個冰火兩重天,是何含義了。

她的嘴裡塞的滿當,熱水同那口腔 一起,宛如她身下叫人銷魂的密處,他 下意識的撑了拳,感受著一波波極盡纏 綿的吸吮。

不知過了多久,他方覺腰間一松,盡 數洩在了她小嘴裡。

一場情事畢,兩人都覺酣暢淋離。

黎莘是化悲憤為動力,好好的折騰了 崔子瞻一番.... 雖說累的是她,爽的是他。

沒法子,誰讓她一想到崔子瞻的親 事,就忍不住惱的牙癢癢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