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4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七】

雞鳴過後,一夜難眠的蔣氏就帶著丫鬟嬤嬤趕了過來。

見黎莘好端端的用著早食,她心下安定兩分,開口問道:

“小仙姑,那邪祟,可去了?”

黎莘嚥下口中的飯食,端起茶盞抿了清清嘴:

“去是去了,只還得多瞧一晚,若二姑娘無事,日後再好好調養便是了。 ”

蔣氏大喜過望,連連應是。

說來也奇怪,往日姜鍶不論挪到哪個院子,這邪物都能尋著她,昨晚卻是一夜好夢,如今還不曾醒來。

蔣氏讓人診了脈,大夫說是倦極了,現下好好歇息著呢。

有了大夫的話,蔣氏自然信服了黎莘,當即便命人取了金葉子給她,又吩咐廚房做一桌子好菜,要好生感謝。

黎莘收了金葉子,卻回了宴席:

“民女還有要事在身,晚上自來守夜,只這會兒要告辭了。”

蔣氏又是一番千恩萬謝。

離了姜府,黎莘回到自家的小院子,將昨晚的木盒子鎖進櫃子,又從木匣裡掏摸了一枚玉指環出來,小心的裹了帕子,塞在懷裡。

整理完就到了時間,她依照昨晚薛江沅所說,找到了那株榆錢樹,在東南方向挖下幾寸,果不其然,拿到了一隻圓口瓦罐。

瓦罐拿油紙裹著,裡頭還纏著好幾層布。

取了布條之後,黎莘藉著日光往裡一看,果見了沉甸甸的金葉子,映的面上都仿似鍍了層金光。

到底是郡王的)子大周的侯爺,這私房錢都藏的如此隱秘。

黎莘美滋滋的抱了瓦罐,大搖大擺的回了家。

從外頭看,不過是一壇子酒罷了。

她是個有信義的,收了錢自然要辦事,夜間等姜媳睡了,她就將玉指環掏了出來。

薛江沅暫居於此,他同那邪物呆的久了,身上沾了鬼氣,還得好好養一養。

黎莘便問他想如何見姜鍶。

“旁的不說,我這模樣,終究不好見人,”

薛江沅苦笑道,

“有勞你,讓我成生前形容可好?”

這要求著實有些難著黎莘。

她翻來覆去的想,系統給的驅鬼速成篇裡也沒寫明這個。

她沉吟片刻,忽而雙眼一亮:

“你那屍首,未曾出殯罷?”

薛江沅頜首。

“那趕緊著,帶我去瞧一-瞧。”

見薛江沅面露異色,似是不願,黎莘就不耐道:

“你究竟還想不想見姜;-姑娘了。”

這話戳中了薛江沅的死穴,他雖氣惱,當下也無可奈何,只得帶著黎莘去了。

停靈的位置已從侯府挪到了郡王府,應明慧大師所說,在他生前的院子裡,廂房內有僧人誦經,棺槨所在之處,則是空無一人。

為了避人耳目,黎莘很是費了一-番工夫。

屋里里白幔輕搖,正中偌大的一個奠字,瞧得黎莘身子發冷,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上的疙瘩。

雖然身邊跟著一一個鬼,要見他的屍首,還是怪疹人的。

薛江沅從指環出來後,就怔怔的望著面前棺木,良久不言。

黎莘可沒時間傷風悲秋,她本罩著面紗,如今又用帕子裹了一層,生怕嗅到衝鼻的屍臭味。

棺木不曾釘上,仍是沉重,她推搡半天紋絲不動。

薛江沅看不下去,揮了揮手,棺蓋就猛的劃開了。°”

黎莘第一-時間摀住眼睛,免得看見腐爛的屍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