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67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二十五】

商晏華後一步進來,見大堂里燈火通明的,許是把整個東園的人都叫了過來,擠擠挨挨在一道。

正首的位置坐了管家,四個台柱子也各有位置,商晏華本想往後站站,主事的拉了他一把,讓他坐到了第五個位置上。

蕭雲和在人群里氣的直磨牙。

那位置本該是他的!

六娃跟在商晏華身後,不斷有人將目光落在他們身上,他有些緊張,忍不住絞著衣擺,往自家主子處靠了靠。

商晏華倒是四平八穩的,甚至還有閒心捧起茶喝一口,讓管家也高看他一眼。

嗯……夫人的眼光高了許多。

待眾人安靜,管家清了清嗓子,對主事的道:

「把人帶上來。」

商晏華抬了抬眼,聽得一陣拉扯聲,兩個粗壯的婆子拖著雲松雪上來,狠狠往地上一推。

他頭髮養的半長,這會兒凌亂的糾結在一起,嘴巴也叫人堵住了,面容憔悴,瘦伶伶的。

商晏華放下茶杯,壓了壓欲揚的唇角,冷眼旁觀。

管家就說起雲松雪的罪狀,不敬夫人,又時常以死相逼,攪的宅子里不得安寧。

這下好了,真把夫人的耐心折騰沒了,隨手就丟園子里來。

管家不會置他於死地,今天將人聚在一起,也是為了表個態。

他雲松雪,從此以後就不是夫人的人了,愛怎麼磋磨,該怎麼收拾,大家看著辦,不必留著手。

管家不將話說滿,但其中未盡的意思,明眼的都懂了。

雲松雪呆呆的坐在地上,顯然還未從巨大的落差中反應過來,瞪著眼珠子一眨不眨。

商晏華拿手支著頭,輕輕笑了笑。

管家只當沒看見。

把話撂了,她也不願多待,又和主事的單獨說幾句,帶著人就要走。

臨行前,腳步一頓,往商晏華處轉了轉,一掃嚴肅之色,笑眯眯道:

「夫人賞了您東西,一會兒就送屋子里去。」

主事的聽見管家對他的稱謂,眼皮子不覺跳了跳,暗自咂摸起來。

商晏華明白,這是給他做臉呢。

他欣然接受:

「勞您費心了。」

管家擺擺手:

「好說好說。」

其實黎莘壓根沒想著賞東西什麼的,只不過管家在她半夢半醒的時候提了一嘴,她模模糊糊的就答應了。

實際上根本沒聽清楚。

這園子里的人就是如此,踩高捧低,有人往上去,也有人落下來。

現在飛上枝頭的是商晏華,成了掉毛山雞的是雲松雪,巴結誰,在場的哪個看的不明白?

就是雲松雪也抬起頭,把目光對準了商晏華,嘴裡嗚嗚的說著什麼。

是他,是他!

雲松雪紅著眼睛,恨不得衝過去咬他的皮肉,被婆子們扯著頭髮抓住了。

商晏華從他身側走過時,垂了眸掃過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譏笑。

他得好好想想,要怎麼「款待」他。

宣樺。

————

黎莘一個鯉魚打挺直起身,一把抓住了帳幔。

額際的汗珠細細密密的結了一層,小腹如有烈火燒灼,渾身上下都又麻又癢。

她抓起床頭的涼水咕嘟咕嘟的灌下去,喝的急了,就從嘴角漏出了一些,從下頜淌下來。

即便如此,那股子熱意也沒消退多少。

還是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